46488148_1292363314236717_2376741000736407552_n.jpg

  光陰過得很快。
  快得感覺不到。
  無論你很忙或很空閒,時間還是過得很快。
  所以在這三句話之間,本故事又過了四年。

 

  《雲空行》曾於1998年出版,雖然我無緣得見,搜查網路可見一片好評,如今作者重新修訂改寫並增補新篇,讓故事更完整也更清晰。

  註:作者官方粉絲頁(張草菜圃https://www.facebook.com/zhangcaofarm/)有心路歷程和作者自己畫的設定稿及插圖喔!

  第一部(也就是本文試讀的部分)即將於月底上市,預計兩個月一部,分三部完結。來看新版封面,設計得真好,空靈雋秀、富涵玄機,非常符合這部作品給我的感受。(書籍資訊頁:https://www.taaze.tw/goods/11100864756.html

getImage.jpg

  

  讀著發現它是筆記誌異體小說,說是連貫式單元劇亦無不可,但裡頭的奇人異事,還有作者舉重若輕的筆法,我第一個想到的是世說新語,再來是聊齋。

  明明是白話文,讀起來卻古意盎然,很有意思。

 

  在這片由山壁突出的空地上,可以眺望山腳下渺小的村莊和迴曲的河川,稀疏的雲霧彷彿山中悠遊的生物般,在四周飄過。
  雲空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到整個肺部沁涼。
  他閉上眼,心中空空蕩蕩,差點兒忘了上山的目的。

 

  《雲空行》文如其名,是一位名喚「雲空」的道人,沿途所見所聞。有時候他是主角,更多的時候,他只是過客;意思是,即便他是主角,出身看來也身負異能,但你在這部找不到「主角威能」,在大部分的故事中,他只能是旁觀者,很多時候跟我們一樣無能為力。它不是一本讓你「看爽」的小說,相反地,在虛構的故事中,裡頭的人情世故卻非常真實,甚至真實得讓人不忍卒睹。我常常讀完一個單元,就得先掩卷歎息一番,消化其中的滋味,才能再繼續讀下去。無論故事或人生,都得繼續下去。

 

  「樹呀,樹。」雲空喊道。
  樹沒回應他。
  他再逗留一會,才悵然而去,將這片記憶留下。
  他終究只是過客。

 

  書裡有山魈、狐妖,各式精怪,篇末皆附典故,可看出作者做不少功課,不過我個人是只看故事啦,而故事中精彩的不是術法,而是奇想,無怪乎張草被稱為鬼才。也幸好不是每篇都悲劇,雖然隨著故事進行、時間推移,總難免有人要化為灰燼。說到灰燼,重生撥焦炭那裡——這不是叫化雞嗎?(被踹)

  另外,我發現作者會有意識地在故事中插入社會背景(比如某篇的「鞭相公」)、還有主角們的「俗務」,比如收養某某的過程,還有收下樹妖謝款的原因。特別要提的是,作者還會交待龍套角色的後續,比如這句「此時掉在街上的畫兒,已由棋兒、書兒下樓送去藥局敷藥去了。」基本上沒寫不會影響劇情,寫了反而有點不夠俐落,而這許許多多的看似閒筆,卻是本作濃厚人文味的由來。

  當然還有「禪味」,也是本作看點之一,在此就不多述,留待大家閱讀時,跟著主角一同去思考、領略,看看是否跟我一樣:燈心、燈火,傻傻分不清。(笑)

 

  路旁長了好多燈心草,女童去摘了一根,遞給道士。
  道士覺得好玩,便逗著她道:「小妹妹,這是送我的嗎?」
  女童並不回答這個無聊的問題,只是惡作劇地微笑,然後說:「雲空。」
  雲空怔了一怔。
  女童得逞,便連跑帶跳地走了。
  雲空出神的望著她離去,轉了轉手中的燈心草。
  他見天色不早,才將燈心草放入腰囊,急急趕路去。

 

(本文完)

42730762_1726589630783441_1836424494172864512_n.jpg
照片出自:張草菜圃  https://www.facebook.com/zhangcaofarm/
原活動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931099646977309/

其他我寫的張草相關心得:
武俠與人文--讀《庖人誌》  
殺人放火的藉口?試讀草民武俠《孛星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SL 的頭像
BSL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