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0299_10153278323253317_3432454815602920750_n.jpg 

試讀推薦短文

  繼古龍之後,我讀過江湖味如此濃厚的,除了翔子的《放縱劍魂》,再來就是綠水的這部《荊都夢》

  《荊都夢》不依附歷史、不賣弄噱頭,不刻意討好評審,只是好好地說著自己的故事,講江湖兒女的恩怨情仇。

  這樣的身子骨在風中看以單薄,卻更顯得英姿颯爽,別有一番迷人況味。

  誰說女孩子寫不出爽快俐落的武俠作品?

  誰說女孩子只會顧影自憐、一廂情願,不懂腥風血雨的江湖?

  江湖是人性,是刀光劍影,是在陰謀算計之間求生存,也是各方豪傑展現實力的舞台。

  在作者綠水筆下,你可能看不到華麗柔美的辭藻、正氣凜然的抱負,卻有雅俗共賞的文字、簡練暢快的文風,以及精練悍實的情節,更適合現代人閱讀,還有還有,最重要的,「人物」才是《荊都夢》的決勝點。

  綠水的江湖中,雖然沒有以濟世救人為己任、為國為民的英雄俠客,卻有重情重義、敢做敢當的男子漢大丈夫;他們面對強敵時昂然不屈,慘遭挫敗時仍能堅持信念,他們處變不驚、越挫越勇。

  說來神奇,作者並未刻意著力描寫人物,比如長相、身形、衣著甚至武功等等,都是點到為止,但上冊三百多頁的篇幅、眾多的出場人物裡,隨便想想就有好幾個角色值得一提。(詳見我劇透版心得XD)

  除了形象設定,文中或對話、或作風,比較重要的還佐以小故事,特別是細膩的心理鋪陳,讓人不知不覺就對這些角色產生興趣,想知道後續發展。

  只能說作者把筆力花在刀子口上,真是用對了!

  什麼山川景物、免洗角色,能少寫就少寫、該收掉就收掉,一洗武俠小說常見的弊病,不再「一出場是條龍、沒多久變成蟲」。

  於是乎,幾個重要人物,隨著劇情開展越見真味!

  作者在自序中說:「比起故事本身的主題性,我更偏好這當中有沒有讓我感興趣的人。」也因如此,她選擇創作武俠。我想,她成功了。

  想知道《荊都夢》如何顛覆你對武俠人物的傳統印象嗎?

  江湖中少不了佳人,她們在綠水的江湖,又起了什麼作用?

  且請入夢一觀。



  提醒大家,怕被劇透的,「先不要」看書前果子離的推薦序!

  試讀只有上卷,我讀完才回頭看前面的序文,還是不小心被雷到了。L

  乃賴的部分沒有爆雷的問題,可以放心閱讀。(笑)



分享我很喜歡的書中段落給大家試讀

第十八回 情如刀劍傷

  他一直都記得十八年前,那個還非常非常年輕的自己,是怎樣被這個武林拒之於外的。

  因為他練的是判官筆,一種被大多數人認為「甩在手上俐落好看,臨敵時卻殺不死人」的武器,所以他當不成武師、鏢師、護院……,一直都只是個困頓的流浪武人,直到他終於找到了雲城,雲城也終於找到了他。

  當時的雲城只是一個二等門派,可是城主上官驪,卻是一等的人物。

  那正是悲聲之禍結束後的第七年,九大派高手折損過半,元氣未復,各派都在招攬弟子,充實武力。

  小小的雲城卻不知為何,也摻和進去了,而且十分審慎,由城主親自坐鎮校場,親自挑人––當然那個時候,所有的新秀都不知道三位審官中的居中之人,就是城主。朱銘自然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那一日,蒼穹碧藍,澄淨得連一絲白雲也沒有。

  十七歲的朱銘,就在這樣美麗的天空下使完一套家傳的「御龍行」判官筆法,聽到的結果是:

  「山東朱銘,留下。」

  上官驪看完了他的判官筆法後,立刻做了決定。

  可朱銘自己倒頗為意外,喜不自勝,大聲道:「多謝審官!」

  上官驪微微笑道:「你能堅持練習判官筆到這個境地,也算不容易了。內功跟身法還可以再精進,千萬別辜負了自己的天賦。」

  當年,就是這樣一段話,讓朱銘深受鼓勵,猶如遇見知音。此後,他就在雲城落腳,把雲城當作自己的家、把上官驪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十八年來,始終如一。



接著是私人感想,有劇情,防雷慎入

  以下防雷。


  先略提一下「女生寫武俠」這件事。新生代的女性武俠作家,要嘛把武俠當言情寫,要嘛刻意中性。從筆名可見,綠水並未想隱瞞她是女性,從作品看來,綠水也未避忌寫女角,果不其然,有人就直接認定說作者寫蘇娃那段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很想問該讀者:你沒看過古龍嗎?不是所有武俠小說的重點都在男性,更不要一見到情感豐富或筆墨較多的角色,就說是作者自身的投射,這也太小看作者們了。好吧,說不定該讀者只是在表達作者把這個角色寫得很生動,好像親身經歷過一樣,是正面讚揚。另,「對老弱婦孺仍能夠痛下殺手」不是一個梗嗎?第二十回就有事件始末,還是我眼殘,前面有其他事例?

  我覺得《荊都夢》的女性銘記是顯現在它的愛情觀:書中無論是白手起家的一方霸主上官驪、能止小兒夜啼的殺神上官夜天、江南第一劍少涂爾聰,還是魏蘭少主沈冰,這些有頭有臉(當然每個都很帥)的主要角色,只要有另一半或認定的對象,都是深情款款、真心付出,不單是主要角色,連沒什麼戲份的配角也一樣,即便戴了綠帽或只是政治聯姻。而且男角專情的比例還比女角高。

  在我所讀過的武俠小說中,很少把愛情寫得這麼神聖(神聖到我覺得不太真實––最好是每個都對另一半這麼情深義重啦!),特別是男性作家的愛情觀通常比較單純,喜歡就喜歡、不愛就不愛,很少對情愛做這麼細微的詮釋,而本書中,從如何喜歡到如何認定,以及認定之後的所做所為,都略有闡述。不過大家不要誤會,本書花在愛情的筆墨其實不多,說到頭來,或許正因為我是女性讀者,才會注意到這些地方吧。(笑)

  還有一點不知作者自己有沒有發現,抑或根本刻意安排,三個女主角都是因為對方「捨身相救」而陷入情網,連其中一名男性要角也因此對某個女主角動心,讓我不禁期待起上官夜天和雪琳的發展。(無誤)

  史上最強護衛雪琳雖然戲份不多,無法列入女主角之列,卻讓人印象相當深刻:其作風冷靜低調,理性又不至於無情;武功深不可測,忠誠不多話,總在最關鍵時刻出現。只是若把她也配給主角上官夜天,加上蘇娃和沈菱,怕是會撐死這個殺神,我看還是不要好了。(笑)

  一開始我本來沒發現上官夜天是主角,畢竟他號稱殺神,形象冷酷無情,感覺比較像反派,更何況他一下子就中計被擒,還三番兩次要人家救––大家說說看,沒有主角威能還算是主角嗎?隨著劇情展開,他的智仁勇開始發揮,才漸漸認同他是主角一號無誤。(同理,我也沒發現沈菱是女主角之一,哪有女主角沒有第一眼就讓男主角動心的啦,而且還跳過好大段沒戲份。)

  可惜的是,跟他一起出場的甘草人物顏克齊,竟然第一回就領便當(好吧正確來說只是陷入長睡),一定是他吐槽少主,才會受到詛咒!

  「我是在笑老天爺怎麼好像存心打你臉似的,你方才嫌南疆沒有高手,結果老天爺馬上送來那三個不長眼的給咱們活動筋骨;接著你又嫌棄這裡沒有財貨,結果現在咱們的袋子裡已多出銀票跟銀錠……」

  你看看,有人敢這樣吐槽少主的嗎!

  雖然後面還有一點點點戲份啦,可是就沒再看過他少根筋的可愛演出了,嗚嗚。

  雲城四天王之一的杜紫微,也是個很搶戲的角色,「精通琴棋詩書、比女人還漂亮」的形象,讓我在腦海裡自動把他的頭像替換成前陣子上市的單機武俠遊戲「俠客風雲傳」的緊那羅王,雖然我不恥於他勾搭別人老婆:

  杜紫微輕笑道:「何止過節,三年前我把鐵膽莊已經上了花轎的媳婦兒,也就是華山掌門的么女『方素霞』拐跑了七天六夜,嗯––這應該算是『戲妻之恨』吧!」回想往事,他一臉悠然自得,帶著幾分戲耍良家婦女的冷酷。

  可是他這樣說,大家反而笑將起來。嘲笑的不是女子的不幸遭遇,還不配,而是鐵膽莊少主撿人破鞋的綠帽之辱。

  (特別是第二段,大家的笑更讓我不爽。XD)

  不過只要他一出場就很有戲,讓人期待他在下冊的發展,也想知道他為何處心積慮要除掉上官夜天。

  後勢看漲的還有上官驪,上冊明明沒什麼戲份,後來還跑去閉關讓年輕人得以活動筋骨,卻榮登讓我驚訝排行榜的第一名,特別是幾個伏筆的另一端都握在他手上,可以說是牽動下冊發展的關鍵人物,引人無限想像。嗯,其實真正的主角應該是他吧。(笑)

  算一算,前面提到的都是雲城人馬耶,讓人不跟雲城站同一邊也難,乾脆改名叫雲城爭霸算了,什麼,下冊就叫「雲城梟奪」,那還真巧!XD

  再來說,上卷有三個女主角:敢愛敢恨的蘇娃、天真善良的沈菱、毒辣自私的雷翠。除了雷翠有點雷大雨小之外,前面兩個都表現得不錯;第一位讓我聯想到古龍的慕容秋荻,第二位可以說是武俠小說必備的美女款,只是有沒有扶正的差別。以下引用兩段,比較蘇娃和沈菱。

第二回 苗族公主

  她臉上一赧,逞強道:「為什麼不能生氣?累死了我的馬,你要賠嗎?」

  「好,我賠你十匹,你別再吵了。」

  「你––」她要的根本不是賠償,而是生生把馬累壞,她心裡不忍。

  「再來朝哪邊走?」上官夜天在一處岔路前停了下來。

  沈菱不答,只道:「我求你了,馬兒已經一身的汗,你別逼得太緊。顏克齊沒有性命之憂啊!」

  「我知道他暫時沒有性命之憂,可是中毒很痛苦。」

  沈菱微愣,不想他硬梆梆的聲調語氣,卻是對朋友深藏關心,不自覺的,態度也跟著軟了:「慈姑的家就在這附近了,你就讓馬稍微喘口吧。」

第六回 牡丹佳人

  (蘇娃)她眼角斜睨,瞥向方才那株快枯死的牡丹,霍地就是一扯,狠狠扯斷綠莖。

  她倒要仔細瞧瞧,這株花兒為什麼這麼的不中用?都已經用了最適合的土壤、最乾淨的山泉、最優秀的花匠,這花竟然還連炎夏都捱不了,這樣下去,她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種出最理想的牡丹花呢?

  她不要這種荏弱的花!

  眉尖微蹙,手上便洩恨似的開始慢慢搓捏,讓一片一片的蕊兒瓣兒,都無力地墜到地上。

  原來,她並不是真的愛花。

  她隨手拋下蹂躪過的斷莖,更不再向它們看上一眼,轉過身子,眼神幽邃地望著楓紅小築方向,撫著自己方才被激吻過的唇瓣,同一種說給自己聽的聲音,喃喃道:「為了你、我一定會種出在冬天也能盛開的牡丹。夜天,你一定要等我!」

  總之,甘草人物不一定長命、男主角可以行事狠辣且常吃敗仗、苗族公主可能懦弱沒責任感、一方霸主可以重情愛甚於權力還準備急流湧退、女生做護衛可以比男生還強……。所以,誰說這部太傳統的,明明就很有新意!

  其他心得,等二月下冊出版,讀完之後再來補完。

  以上。


 出版資訊:http://showwe.tw/books/books.aspx?b=10330


, , , ,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