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30日,白天的武俠曬書會結束,跟工作人員聚完餐之後,就趕到台大學生活動中心六樓聽晚上的台大推理月講座。我應該已經來過兩次,一次是2008年第一屆金鑰獎,一次是2010年推理社課之武俠推理,可能因為五年沒來,在隔壁停車場停好車之後還是走錯路,找了一陣子,幸好沒遲到太久。
  因為那天忙到晚上精神已經有點渙散,又隔一個月後的現在才有空撰文,所以本文會比較零碎,如有錯漏請多包涵、指正,謝謝。

  我到的時候,正在講台灣推理的出版史(可參考黃羅〈20012010:倍速成長的推理十年〉),接著是評論史,這段舉例很多人名,有的我沒印象,有的只看過小說,有機會來留意看看。有以下幾種演變及類型。

  *作家論與推理史觀
  傅博、余心樂、黃鈞浩、詹宏志、既晴。
  以傅博為首,著重探討作家創作的起始。
  我以前只會把第一種這些視為導讀,現在被這麼一分類,才發現還真是一門學問呢,能寫這個類型的,必然要有很深厚的素養和功力。

  *作品導覽推介
  景翔、唐諾、杜鵑窩人、臥斧、凌徹、陳國偉、寵物先生、曲辰、余小芳。
  唐諾著重「商業功能」,陳國偉則著力建立台灣推理史觀。
  這時講者還補充導讀的功用和寫法:一般是讓讀者對作家和其創作有基本了解,不過唐諾的商業性目的則是「讓讀者會想看更多書」。
  我才知道唐諾的導讀不僅可能會放雷,還有這個「推坑」的心思。(笑)

  *作品評論解析
   黃鈞浩、呂仁、稻葉吹雪、Siedust、寵物先生、陳浩基、李柏青、陳嘉振。
  講到以日本的慣例而言,賣得好才會出文庫本、才會加解說,而這解說通常是找平輩或晚輩來寫。另外還提到J.K.羅琳匿名寫推理小說的軼事。(因為一開始就是出精裝本,所以大家就在猜是不是哪個名家的作品。)

  然後是身為評論者的認知及始命。
  一、提到MLR金鑰獎(我第一、三屆都有去,這段就沒特別記),點出評論的重要。
  
二、讀者、出版社、通路、創作者,定位不一定,評論應促使三者變化、多元,現在讀者開始會記住出版社、出版社則要拿捏出版時機,然而在創作上,人雖然變多,但創作速度並未提升。另外補充:國外作家會把社會重大事件寫在小說、關心大眾(讀者)所關心的,不過也要出版和通路的理解,所以華文很難。
  三、應該要建立自己的推理史觀,才有創作本土化的立論基礎,進而成為路線(子類型)養成的溫床,比如日本本格派、社會派之類,這也就是評論的力量。這時提到日本作家對自己的評論家是90度鞠躬的,提到另一個問題:評論VS創作,是對立還是對話?市場成熟前只能對話,成熟後就可以站在對立面了。出版社要面對的問題是:找這個人推薦有用嗎? 

再來是現況與問題。
*時代的斷裂:公案小說能否算推理?高羅佩狄公案。
*身份的混淆:推薦不等於喜歡,只要有推薦的點即可。
*場域的紛亂與缺乏:不知去哪看(書店?網路?)、沒有地方刊登作品、 如何選擇?評論不像開箱文,寫物品的功能性或實用性。
*因應閱讀現況:快速的社會、電子閱讀,評論講求輕薄短小,比如以往要求2000字的推薦文,現在只要200字,才好放在網路上的書籍資訊頁。

  最後是現場問答,以下只列答案。
  一、目前沒遇過無可抗拒的(無法推薦卻一定要推薦)。
  二、新趨勢:明星推薦。面對娛樂大眾、關鍵字、針對不同需求。
    有時一顆星的評論反而讓人更想一探究竟。XD
  還有第三題是我問的,私下又問了兩題,待會再一起說。

  整場聽下來,講座內容跟文宣有些出入,文宣有三個版本,是這樣寫的:
  「首先會從他的閱讀經驗與評論生涯談起,其次再談評論觀點的依據,以及評論人與創作者之間的互動性。」
  「身為資深推理評論人的冬陽,在聯合副刊以豐富的推理知識與流暢的文筆,深入淺出介紹了歐美推理的流變。究竟要如何寫出這樣的評論文章呢?」
  「冬陽作為一名資深的推理評論人,以廣博的學識為基礎,將部落格經營的有聲有色,定期分享推理新書與閱讀心得,深得推理迷的愛好。想知道冬陽的文章何以如此服人嗎?」
  大概只有第一個符合這次講座的內容,第二(如何寫出)和第三(何以如此服人)這類關於評論寫作技巧和個人經驗的部分就比較少。雖然如此,我還是獲益良多,講者提到的很多地方和角度,是我所不知道也看不到的,而且我也借了現場提問的機會,問到我想知道的關於評論寫作的問題,問不夠還私下跑去問,都有得到詳實的回答,對我很有幫助。這裡也跟大家分享共勉一下。

  問一:身為業餘讀者,寫心得又不為稿費,主要還是想支持華文創作、喜歡這個作者,然而台灣推理創作還不夠成熟,每個人的口味也不同,若要如實寫心得評論,難免會有負面批評,這樣會不會反而澆熄創作者的熱情,得到反效果?但若只寫好的,又怕對作者沒有幫助?
  答一:(評論)盡量寫,越寫就會越好,有人可以寫到罵人不帶髒字。(寫評論)對自己而言,可以增進鑑賞力;對作者而言,只要有道理,即便一時會不爽,還是有幫助,況且編輯也會看,也會適時幫助作者。此外也可以直接寫信跟作者討論。(舉例跟冷言的飯局XD)
  問二:有人說「不會寫小説的才會去寫評論」,不知道有沒有小説寫作跟評論都很優秀的創作者?
  答二:有,江戶川亂步、既晴就是。
  問三:在寫評論時,會考量讀者嗎?比方說讀者的素養、專業術語?
  答三:講座可以直接根據聽眾的反應決定哪些說多一點、說少一點,但是寫文章不行,你永遠不知道有哪些讀者,不知道讀者是在什麼情況下讀到這篇文章,他可能是專程找的,也可能是無意間點到的,也可能因為這篇文章得到你預期之外的收穫,所以不用考慮讀者的狀況,主要是把自己想寫的寫出來。
  我想了想,的確,要先「把自己想寫的寫出來」,這跟「寫自己想寫的」又不一樣,是更進一層、需要時常鍛練琢磨的,它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

  冬陽的回答,給我很大的鼓舞。
  我向來支持台灣武俠和推理創作,除了買書,看到好作品也會撰寫心得推薦,不過後來陸續發生一些事情,讓我對積極參與、對寫心得支持,產生了迷惘,我身旁也有朋友,他們明明是好意,在鐵粉口中,卻變成惡意踢館找碴,後來也少寫少發表了。
  以第一個問題而言,有人説,看作者的個性會不會在意批評,但有的作者你根本不熟哪裡知道他會不會在意?有人説,不用管那麼多,自己想寫就寫,然而,想寫是為了支持,若寫了反而導致相反的結果呢?
  而冬陽的回答,讓我豁然開朗,根據我的理解,他說越常寫,越能「寫出自己想寫的」,準確地表達,減少誤會、誤傷,甚至讓被批評的對方欣然接受,另一方面,即便未能直接幫助到作者(比如作者不接受),也可能間接有所助益(比如編輯會參考、比如事過境遷作者再回頭看),當然都是在這些批評「有道理」的前提下。
  第二個問題也是,一直覺得評論者和作者的關係很微妙,有的是對立,頂多是平等,有的更因為是作者粉絲所以(評論者)位於下方,還有寫不出好小説而轉於寫評論的,在武俠界很常見,所以前面冬陽提到日本作家對自己評論家的恭敬態度,讓我很意外,有機會也想多多了解。不過那時,我是問「寫評論和寫小説這兩種專業同時存在一人身上,而且都要很優秀」的實例,畢竟這兩種創作方式和思維模式有很大不同,一個是無中生有,一個是拆解再以另外的方式組合。冬陽馬上舉了幾個例子,有的因為我讀得少沒印象,有的讓我眼睛一亮:「對呴!我怎麼沒想到。」代表性的有江戶川亂步和既晴。
  第三個問題,我寫心得時,有時會穿插自己的經驗,又怕離題或讓人家看不懂,就違反我推廣的用意,我後來的方式是分版本,私人完整版、公開推薦版,在不同地方發表就用不同的版本之類,不過這樣也很麻煩,所以借這個機會問冬陽怎麼處理。

  寫這篇文章時,我發現一件事,冬陽都是用「正面」的態度來回答請教,比如第一題,他沒說「不必」在乎作者,第三題也沒說「不用」顧慮讀者,第二題更沒有讓我覺得自己很白痴(註);他肯定你的問題(你的擔心、你的知識不足),好好回答你、給你所需要的答案,這也鼓勵了發問,整個下來(而且一再強調)就是鼓勵你繼續寫心得評論:盡量寫,他說。(笑)
  註:之前曾問過一位武俠前輩關於女俠的問題,他說:我寫很多相關文章啊,你都不看。(大意)我那時還蠻受傷的,後來也不再問他問題。
  其實我之前也參加過一次冬陽的講座,那時比較害羞,不敢上前攀談,幸好我這次有發問,除了解決我一直以來的疑惑,也見識到什麼叫真正的溝通。(聽說溝通是編輯的專業?XD)
  上次是2011年在聯經忠孝門市的地下室(現在已經沒了),聽冬陽和黃羅合講「推理小說怎樣讀」,那次沒寫心得,只記得對冬陽的口條印象很好(另外還聽過朋友說:「冬陽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也適合講睡前故事(?)XD」),這次可能因為我白天太累,聽和筆記的速度有點跟不上,有些內容來不及理解,下次還是養足精神參加,而且我要準時到、坐前面一點,才不會被擋住看不到講者。還有個小遺憾,就是我忘記拍照啦!

  以上,給大家參考。
  感謝主辦單位和主講人。J

11107746_840287996052946_4493462833135732565_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