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於 2010.9.20 次世代古龍板 

   前陣子朋友得知我要辦武俠聚餐,好奇地問我:「武俠的範圍包括哪些啊?」

  我一時語噎。後來回他:「古龍金庸都是武俠,文學或影視部分都可以討論。」

  聚餐後,阿貴兄對武俠(的未來)提出質疑,我想想還是專門寫篇文章來討論好了。

 

  關於武俠的文章,我之前已經寫過一些,基本的中心大抵不會改變:

一、定義:有武有俠,就是武俠。

二、創作:武俠應該只是一種表現方法,而非限制||陷在類型之中無法超脫。

三、永續:武俠要走出去、走下去,就一定不能侷限。

 

先來看看教育部國語辭典怎麼說。

武:戰鬥、軍事、暴力等事,相對於文而言。

俠:見義勇為、抑強扶弱的人。

武俠:身懷武藝、仗義行俠的人。

武俠小說:描寫武林人物、俠義故事的小說。

  同理可推武俠電影、武俠歌曲、武俠遊戲等,跟「身懷武藝、仗義行俠的人」有關,是「描寫武林人物、俠義故事」的電影、歌曲、遊戲。

  可以參考維基百科「武俠文化」:

  http://zh.wikipedia.org/zh-tw/%E6%AD%A6%E4%BE%A0%E6%96%87%E5%8C%96

  「武俠文化以各式俠客為主角,神乎其神的武術技巧為特點,刻畫宣揚俠客精神。」

  這些是最標準、傳統的武俠定義。

 

  然而以現在的眼光來看,只要是「中國古代、有武打場面」,就算是武俠。

  因此可再細分為傳統武俠、歷史武俠、劍仙武俠、宮廷武俠、言情武俠、推理武俠、新式武俠等等,他們不一定有俠義精神,連主角都不一定是正派人物。

  這時就有人跳出來呼籲:『武俠』應以『俠』為主,不行俠仗義的頂多只能算『武打』。

  林保淳老師還提出一個觀點:沒有『武』,只能稱『俠義』,不能稱之為『武俠』。

 

  這兩種說法當然都有道理,然而,到底什麼叫「行俠仗義」?

  為國為民?倘若擺明腐敗的政權,在他們統治下,百姓只會苦不堪言,俠客們是否還要繼續維護下去?此時的「為國為民」,只是政府統治人民的工具,一種封建思想。

  抑強扶弱?誰是強,誰是弱?狼吃羊,那麼狼就是強、就是壞、就該死嗎?救了羊,那狼吃什麼?再者,被追的那人,是否就是被欺負的人?

  「眼見不一定為憑」,在如此混亂的世道,要行俠仗義,除了有一身好本領,也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才不會被利用來為虎作倀。

 

  行俠,說來容易做來難,其實,只要有一顆俠義之心就夠了。

  古龍不強調俠義,他講的是男子漢大丈夫,有所必為、有所不為的精神。(註)

  因此有人說古龍筆下沒有俠客,只有英雄,這也是古龍在武俠定義上的突破。

 

  此外,古龍最大的突破還是武打描寫。

  他並非不會寫一招一式的武打場面,古龍早期這類的武打也寫得不差,只是他不甘如此,他引入電影和意識流的手法,以意境、禪意,在同輩中勝出,成就他個人的風格。

  仙劍鬥法算不算武俠?電影和電視拍攝,甚至舞台劇,以舞蹈代替武打,算不算武俠?

  武打場面少到幾乎沒有,算不算武俠?

  我想,算的。只要你認為它算,那就是了。

 

  林老師還講到一點:古龍說人性不只悲哀憤怒,那他自己的作品寫不寫悲哀憤怒?古龍說他寫人性,難道金庸、司馬翎寫的不是人性?

  司馬翎沒讀過不敢說,金庸若自認符合人性,就不會有他自稱「更合人性」的最新版了,雖然最新版是不是「符合」,並不好說。

  古龍寫負面情感,寫悲哀憤怒,但卻絕不是主體;他筆下的人性,是一種更深刻的反思||人的內心;體現出來的,便是「人文關懷」,只是這一名詞,那時還未見用。

  行俠仗義,是不是一種人文關懷?人文關懷以行動表示,是不是就是行俠仗義?  

 

  回過頭來,如果不是「中國古代」,甚至以國外為背景呢?

  有人說:武俠是中國特有的文化。把背景設在現代便罷,倘若設在國外,以洋人當主角,還敢自稱武俠,想必引得許多華人拍磚。不過我建議大家有空可以讀讀《黑暗精靈》這部書,以及讀友推薦的《藏獒》,其實都有武俠魂在裡頭。

曾經我也感歎武俠式微、人心不古,但是有人點醒我:所謂「俠義精神」是永遠存在的,

西方騎士、日本武士,都隱含俠義精神存在。最顯著的:如果武俠果真衰敗,最好利的商人,怎會一再推出武俠影劇和遊戲呢?所以武俠不死。

  凋零的不是武俠精神,而是創作本身。這個難題放到哪個文類都一樣:推理、奇幻、科幻、恐怖、歷史……,寫的人已經不多,寫得好的更少。

  不要說沒人讀武俠(不然溫武不會越辦越大,還有板友舉證的武俠借閱,大家都有看到),如果出版社不買單、讀者不買單,請勉勵自己「是我還不夠」,一個好的大眾作家,絕對能夠在雅俗之間尋得平衡,倘若自認是讀者不懂欣賞,那麼請回到小眾的圈圈自得其樂,不要說沒人讀||是你自己不想讓人讀;自己發明的語言,除非寫得超越雅俗之界,例如《魔戒》,否則別奢望讀者願意花錢,還得費心思大力研究。

 

  創作是一條辛苦的道路||這也是人們敬佩作家的原因。

  貴兄說得對:「想要武俠傳下去,需要的不只是金古溫梁這幾個老骨董……需要的是一個能給創作者持續撐下去的環境,一個能創造出獲利的模式。」

  環境和獲利模式怎麼來?讀者、作者、出版社環環相扣,只能各盡其職。

  今天我是讀者,我看到一本喜歡的作品,掏錢購買、租閱,就是對作者和出版社的支持,再有心一點的,就幫忙宣傳、推薦;今天我是作者,用心寫作,寫出對得起讀者的作品||不用多經典,至少不要爛尾、胡謅或讓讀者讀得不舒服,就是最大的盡責;今天我是出版社的人員,那我就盡力協助作者、把書做好、好好宣傳行銷,當然書價和作者費用要訂好。

  不管是哪一個身份,先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再說。

 

  辦徵文已經是我份外的事了,我想提供讀者和出版社一個接觸、互惠的機會,長久下去,或許還能讓作者也參上一角。(徵求小說體裁)

  當年的「六藝」只是一個平台,而現今的「明日工作室」似乎越做越好,風雲時代雖然傳統,仍然持續出版著武俠作品。

  「有多少人會願意花上時間,金錢去研究,搜集,鑽研一項娛樂?」

  武俠並不僅僅是「娛樂」,就像愛情絕不只是為了「傳宗接代」那麼簡單;熱血激昂、心跳害羞,可以科學化解釋為荷爾蒙作用,然而少了武俠、愛情做引介,人們不再感動、思考,活著還有什麼意思?當然每個人的比重不同,不過我相信持續關注武俠的一定不少。

  沒錢怎麼辦?還是有人省吃儉用只為了買/寫小說,而且我相信經濟能力優渥的讀者必定不少,要怎麼從他們身上挖錢(咦?)就是出版社的功力了。(笑)

  貴兄也說了:「小說界也需要明星。」給大家看個短片,香港書展論戰及韓寒座談:

  http://www.ctitv.com.tw/newchina_video_c136v15573.html

  大家讀過韓寒的作品嗎?覺得如何?他就是港粵文藝界的明星。

  其實九把刀也是明星,他夠紅,不過武俠只是他嘗試的眾多文類中的一種,數來數去就那麼幾本武俠。喬靖夫如何?他的《武道狂之詩》已經找回一眾武俠讀友的心。

  還有沒有其他走紅作者寫武俠的?人越多,武俠就越熱。

  明星,也需要出版社獨到的眼光和炒作。

 

  總之,「中國古代」、「武打場面」、「俠義精神」這三點,我覺得只要符合兩點就可以算武俠了,諸君以為然否?

  期許作者、讀者、出版社的視野襟懷要寬廣,武俠才能走下去、走出去;才能有如日本推理界般百花競豔、多采多姿的盛況。

 

  最後貼一篇文章連結給大家參考:

  高普〈原來小說也能這樣寫〉http://blog.yam.com/sampkao/article/28204123

 

 

註:翁文信《古龍一出,誰與爭鋒》一書,已對此做詳盡闡述。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