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風雲時代九五年出版,古龍精品集系列,全三冊。

  本版依照版權來源(桂冠)原出版方式,將第一單元〈風雲第一刀〉梅花盜事件獨立一本,第二單元〈鐵膽大俠魂〉金錢幫風波則為後面兩本。

  內容上,『古龍全集』和『古龍精品系列』字句無啥大更動(只有如前者「売」後者「殼」字異同),而前者某些大段落中間加一空行分為小段,不知哪版是古龍原稿?

  我手上已有前版,猶豫是否要買這個新版本,後來基於新版編排製作的用心、支持古龍、確實很喜歡這一部、已讀過兩遍想藉由不同版本營造新的閱讀感受,還是買了。

  第一次讀,是租書店風雲時代『古龍全集』焦恩俊封面版;參與批踢踢古龍板友威光的『一笑』劇組時,讀第二次;這次為了依古龍寫作序讀全集,又讀第三次,新版。

  附帶說明:網路上將實體書第六十六章『怒火』併入第六十五章,是以從第六十六章之後的章數皆多實體書一章。本心得以實體書章數為準。

  以下是心得正文。我決定在各部分前加入段落標題,不然很難順著寫。




壹、承續《武林外史》



  大家都知道《多情劍客無情劍》和《武林外史》的人物有承先啟後的關係,我這次重讀,意外發現不止於此。(也歡迎大家多多補充)

  一、同時代,且阿飛(公認)是沈浪的兒子。

    一直想,《武林外史》裡有沒有李姓進士的角色?李尋歡的祖父或父親?

  二、對手惺惺相惜:

    武:快活王對沈浪,只是寫出點子。

    多:上官金虹對李尋歡,才真正塑寫完全。

  三、婢女的省思與宿命:

    武:王夫人手下的染香,為沈浪所感化,最後被殺,死在沈浪懷裡。

    多:林仙兒的丫環鈴鈴,為李尋歡所感化,最後被殺,死在李尋歡懷裡。

  四、開場簡直一個模子。

    武:風雪漫天--莊院混戰,少年沈浪出頭--雪地追兇,憑空消失的足跡。

    多:冷風飛雪--客棧混戰,少年阿飛出頭--雪地追兇,大雪人一個。

 


  提到風雪開場,咱們順便來比較一下兩者寫法。

 

  《武林外史》第一章『風雪漫中州』開頭:

   怒雪威寒,天地肅殺,千里內一片銀白,幾無雜色。開封城外,漫天雪花中,兩騎前後奔來。當先一匹馬上之人,身穿敝裘,雙手都縮在衣袖中,將馬鞍繫在轡頭上。

  註一:『古龍全集』將此段與下段合而為一,與本網路版比較,亦不知孰為原版?

     馬雖極是神駿,人卻十分落魄,頭戴一頂破舊的貂皮風帽,風壓著眼簾,瞧不清他的面目。後面一匹馬上卻馱著個死人,屍體早已僵木,只因天寒地凍,面容仍然如生,華麗的衣飾,仍然色彩鮮艷,完整如新,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傷痕,面上猶自凝結著最後一絲微笑,看來平和安適已極,竟似死得舒服得很。

  這兩騎不知從何而來,所去的方向,卻是開封城外一座著名的莊院。此刻馬上人極目望去,已可望見那莊院朦朧的屋影。

 

 

  《多情劍客無情劍》第一章『飛刀與快劍』開頭:

 

    冷風如刀,以大地為砧板,視眾生為魚肉。萬里飛雪,將穹蒼作洪爐,溶萬物為白銀。

    雪將住,風未定,一輛馬車自北而來,滾動的車輪碾碎了地上的冰雪,卻碾不碎天地間的寂寞。

    李尋歡打了一個哈欠,將兩條長腿在柔軟的貂皮上盡量伸直,車廂裡雖然很溫暖很舒服,但這段旅途實在太長,太寂寞,他不但已覺得疲倦,而且覺得很厭惡,他平生厭惡的就是寂寞,但他卻偏偏時常與寂寞為伍。

    「人生本就充滿了矛盾,任何人都無可奈何。」

    李尋歡嘆了口氣,自角落中摸出了個酒瓶,他大口的喝著酒時,也大聲地咳嗽起來,不停的咳嗽使得他蒼白的臉上,泛起一種病態的嫣紅,就彷彿地獄中的火焰,正在焚燒著他的肉體與靈魂。

 


  《武林外史》初刊於民國五十五年,《多情劍客無情劍》初刊於民國五十八年;兩者相距約三年。(見葉洪生「古龍創作/初刊年表」)

  由前列文章摘錄,可知前者急、後者緩,前者為傳武筆法、後者別有意境,前者有些混亂瑣碎、後者一下子便抓住讀者的目光。




貳、寫作的成熟與轉變



  第三次讀,自然切以較客觀的角度,發覺這部比起舊作簡直是「大躍進」;無論外在的技巧運用、肌理架構,或內在的精神意涵、情感抒寫,幾近成熟完美。

  也因此,有些工巧;對照自己之前的感動,甚至有些反彈這樣的手段。當然這並不損本部的價值與可讀性。以下就各點分析。



一、故事



甲、接續《楚留香系列》的單元化,該斷則斷、見好就收。

▼前面已提到本部和《武林外史》的關係,作者把《楚留香系列》的經驗運用在本部,重新塑寫故事,兩單元各自獨立又相關,重要的是「劇情時間短」,這點影響人物塑造甚鉅,容後敘。

註二:電影術語,分故事時間、劇情時間、放映時間。(正確名詞還請高人補充)。以小說來說,近似於「故事長度」李尋歡和林詩音相遇起三十幾年,「劇情長度」小說開始到結束約三年,「小說篇幅」讀者讀本書所花時間。

 

乙、該死則死,幾近先養後殺,激起讀者淚水。

▼前一部《楚留香系列》才說作者未先鋪陳主角和某些人的友情,而以回憶帶過,讓讀者在主角非殺對方不可時不會那麼難過,是體貼讀者的作法,但對寫作者和作品來說,不見得好;沒想到這一部為營造整個故事的悲劇感,把以前不會殺的角色(郭嵩陽、藍蠍子、孫駝子、孫白髮等)全殺光光……。不過,離真正的「先養後殺」還有一段--死的都不是主角,且古龍沒寫出他們慘死的那一場戲,只留下屍體,甚至沒有屍體。

 

丙、悲劇的故事、喜劇的收尾。

▼不可諱言,悲劇故事較易引起讀者共鳴(淚水)、讓讀者印象深刻;同時配合喜劇收尾,才能讓讀者接受。

▼古龍早期作品,如《游俠錄》、《護花鈴》、《飄香劍雨》(不含他人續作)等,為悲而悲,可以想見是古龍當下的情緒抒發,勉強寫來(通常是在結局一轉),突兀且讓人難以接受。後來《大旗英雄傳》、《武林外史》開始由人物本身引發悲劇,本部就乾脆讓主角具有悲劇性格,連帶整個故事都是悲劇,讀來便順當自然了。

▼武俠小說自古以來,鮮少寫悲劇,通常寫悲劇也都是悲劇結尾,很多讀者因此「不忍卒睹」;古龍或基於自身喜好,或基於對主角、讀者的體貼,給本部一個喜劇收尾。

 

丁、其他

▼古龍作品男主角一系列的「笑」比較下來,至此做個整理:

  子、沈浪-不知為何總是懶洋洋迷人的笑。

  丑、小魚兒-學『哈哈兒』利用笑容讓對方失去戒心。

    花無缺-移花宮下,優雅從容,所以保持笑容。

  寅、楚留香-笑能鬆弛一個人的神經,越緊張兇險越要笑。

  到本部,不寫李尋歡為何而笑(我總覺得他大部分都是苦笑),而是以另一角度看待「笑」這件事,境界整個提升!(末章最後一段)

  他不但佩服李尋歡,也很感激,因為一個人能使自己永保笑音,固然已很不容易,若還能讓別人笑,才真正偉大!

  「畫蛇添足」不但是多餘的,而且是可笑。

  但世上太多煩惱,豈非就因為笑得太少?

  笑,就像是香水,不但能令自己芬芳,也能令別人快樂。

  你若能令別人笑一笑,縱然做做愚蠢的事又何妨?

 

▼前一部《楚留香傳奇》,古龍曾試寫女同性戀(水母陰姬),本部的荊無命對上官金虹,似乎便是男同性戀。第八十二章『無心鑄大錯』:

 

  她大笑著道:「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他嫉妒得發瘋,那時我本以為他是為了我,現在我才知道他是為了你,只要是你喜歡的人,他都恨,甚至連你的兒子也不例外……你可知道你兒子是誰殺死的?」

  上官金虹面上全無表情,淡淡道:「他若是為了我而殺人,無論殺誰都沒關係。」

  林仙兒瞧著他,臉上的笑漸漸消失,終於長長嘆了口氣,道:「我一向認為我很能了解男人,可是我卻實在不了解你們,實在想不通你們兩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

  她冷笑著接道:「我只知道無論那是種什麼樣活見鬼的關係,都一定令人噁心得要命,所以你們就算想告訴我,我也不想聽。」




二、人物



甲、《楚留香系列》楚留香--《多情劍客無情劍》李尋歡

▼楚留香:主動、愉快向上、喜劇性格、不殺、寬容。

李尋歡:被動、愁苦退縮、悲劇性格、殺、同情心。

▼有人說古龍想成為楚留香,真正的古龍卻近似李尋歡。誠然,如楚留香般幾近完人的性格與經歷,只出現在小說中;和李尋歡一樣性格有缺陷的人,現實生活中比比皆是。「不殺」是神話,「殺」才是真實;「寬容」為由上往下的俯視,「同情」才是設身處地的體貼。(詳容後敘)

 

乙、《大旗英雄傳》雲錚與溫黛黛--《多情劍客無情劍》阿飛與林仙兒

▼少年熱血配熟女妖媚,中間還卡著一個坐懷不亂、旁觀者清的父兄型主角。

▼為何前組女方「改邪歸正」有情人終成眷屬,後組卻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比較兩組,前模糊、後鮮明,對照前文提及之「劇情該斷則斷、見好就收」,不難理解古龍為何做此安排。

 

丙、古龍筆下的人物永遠不會進步?

▼試問這個「進步」是指武功還是人格?傳武多有「少小頑劣愚笨、長成英雄大俠」的主角,這個「成長」是主角自己歷經掙扎領悟的嗎?還是劇情需要、水到渠成、甚至時勢所逼?古龍很早就寫過「成長型」的主角,武功如《浣花洗劍錄》方寶玉、思想如《孤星傳》裴玨,兩者都是主角自己思考選擇,真正的成長。不是他不會寫,而是他不願再寫。

▼再以溫黛黛和林仙兒為例:就「篇幅架構」而言,前文提到古龍可說是越寫越短,溫黛黛所處的《大旗英雄傳》長度足以讓人格思想轉變,但林仙兒呢?就「人物塑造」而言,古龍讓前者有機會改過,可是塑造出來的成效不彰--溫黛黛淪為一個普通的女角;反觀林仙兒,已成為妖女蕩婦的代名詞。同理,看古龍早期主角,較本時期的主角們,何者能留在讀者心中?



三、書寫



甲、悠緩的節奏,與意境之美。

 ▼前面已比較過《武林外史》,接下來《絕代雙驕》劇情人物豐富、筆調不急不徐,不待多言,而《楚留香系列》節奏明快爽利,突然跳到溫柔(容後敘)緩慢的《多情劍客無情劍》,一時有些不適應,卻也突顯出本部的優雅動人。

 ▼本部一開場,詩般的文字,影像鮮明清晰:雪地行車、車裡刻木偶的酒鬼、酒鬼的人和眼睛、停車埋木偶、獨行的少年……;從容不迫,緩緩引讀者入書中世界,還有主人翁的寂寞。

 

乙、跳躍式剪接,劇情不拖不沓。

 ▼一部好的小說要時張時弛;古龍本部大量運用跳躍剪輯,刪去無關緊要的段落,刻意略過重要場景引起懸念、留給讀者想像空間,還有前文提及的體貼讀者,較諸早期瑣碎、落落長的作品精采好看,可說是絕無冷場。

 ▼串場人物孫氏祖孫。不得不佩服古龍把他們創造出來,以神秘說書人的身份交待隱性劇情,還設計一場貨真價實的文拼酒,有用又不失奇趣。

 

丙、言外之意,不如不說。

 ▼很多人認為古龍最大的缺點就是話太多,認為他太常介入書中大發議論。從《楚留香系列》開始,古龍試著「無言勝有言」,明顯的對話機鋒不說,本部甚至不讓人物--尤其李尋歡(的個性也不容他)辯駁,更使讀者為他感到不平、心酸。

 

▼第十二章『同是斷腸人』章末,林詩音找李尋歡來,那一段的文字美、言外意,都值得再三品讀。林詩音要李尋歡莫找林仙兒,出發點為何?她自己的說詞是為林仙兒著想,也因此傷透李尋歡的心,而事實上呢?第二一一頁寫到:

 

  她的眼波中充滿了激動,又充滿了痛苦。

  她從來也沒有在任何人面前如此失常過。

  這一切,難道只不過是為了林仙兒?

 

最後短短的一句,告訴我們她並不是為了林仙兒,那麼是為什麼?其實,不過是因為她對李尋歡還有情。但是她不可能說出來,或者她自己根本沒發現--在愛情中,恨與愛是一體兩面,她要是不愛李尋歡,怎麼會恨他?我們不知道李尋歡最後是否明白她的出發點,事實上就算他明白,痛苦也不會因此減輕,總之他順著她的心願做了。而,古龍在這一段實在安靜得不能再安靜,大大提高本段的耐讀性,不過我懷疑就算他加入短短的那一句,明白的人會有多少?

 

▼第三十九章『阿飛』第一七五頁,古龍也不多廢話,只以一句「一個人在數梅花時,那是多麼寂寞」來說明李尋歡「試探阿飛有否數過梅花」的用意。我認為古龍這段還能更內斂,不過能寫到這樣也算不錯了。

▼古龍以李尋歡做「不如不說」的行動代表,借阿飛反寫「不如不說」的原因所在。例:阿飛抓到梅花盜沒人相信--反正他有做,何必說出來求人認同?興雲莊救李尋歡不成,少林大師承諾阿飛脫陣即不傷他,後來還不是「不如不說」。結論:當人受過太多冤屈,才(學得)會「不如不說」;對方待自己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也是「不如不說」。

▼第四十三章『生死之間』二一八頁,寫郭嵩陽在門外聽到李尋歡的話:

 

  李尋歡道:「你若真的這麼想,你就錯了,有些人的表面看來雖然很冷酷,其實是個有血性,夠義氣的朋友,越是不肯輕易將真情流露出來的人,他的情感往往就越真摯。」

  他心中像是有很多感觸,竟未發覺郭嵩陽站在門外已很久--他的確是個不容易動情感的人。

  此刻他還是靜靜的站在門後,面上連一點表情也沒有。

 

  古龍完全沒寫郭嵩陽的感覺,也沒寫郭嵩陽要怎麼做,後來發生什麼事?讀過的人都知道。這段真正做到「說不如做、寫不如不寫」。

 

▼另外補充一段『無言的慰藉』下冊第三三三頁:

 

     她神情雖悲傷,但目光卻那麼溫柔,那麼堅定,她的嘴雖沒有說話,但她的眼睛卻在告訴李尋歡:「既然這是你非做不可的事,你就只管放心去做吧,我絕不會拉住你,也不會打擾你,無論你做什麼,我都知道你一定會做得很好,做得很對。」

     雖然只瞧了一眼,李尋歡的心情就已不再那麼沉重了。

   (中略)

     他忽然覺得自己能遇著這樣的一個女人實在是運氣。

 

  這段雖然寫很白,但古龍是讓孫小紅用眼神、用目光表示心意,如果他讓孫小紅用說的,就整個俗了。而孫小紅這「無言的慰藉」對李尋歡之後決戰的影響有多大?有讀本書的人都知道。




四、對決



甲、氣勢膽識決勝負

▼古龍寫武戲,早期還中規中矩地你來我往、拳打腳踢,接著武打場面越寫越少,到《楚留香傳奇》雖然也會過個幾招,輸贏關鍵卻在頭腦;本部更別出心裁,主角幾乎不動拳腳,一招定勝負,這時氣勢和膽識便是左右戰局的要因。

▼本部武戲場數不少,古龍完全摒棄傳武寫法,替之以視象化的情境、詩意的文字,很難讓人移開眼睛,深怕錯漏一字一句。如此寫法,使整部作品讀來順暢自然,文戲武戲一氣呵成。

 

乙、女人的對決

▼「林仙兒對孫小紅」那一場,無疑是本部精采脫俗的原因之一;古龍在《大旗英雄傳》已寫過女人鬥口(陰嬪對溫黛黛)、女人大車拼(『橫江一窩蜂』船上大戰『鬼母』九子)本部他精益求精,告訴我們女人的決鬥在心理,和男人不同,不沈重、激烈,卻更別緻、複雜。(第七十二章『互鬥心機』)

▼「林詩音和孫小紅」這對情敵,雖然雙方未有爭鬥之心,然而一番對談後,兩人心理變化確實互有消長。類似場面在《絕代雙驕》中也出現過,即「鐵心蘭和蘇櫻」,但「鐵、蘇」心胸不比「林、孫」,自然還是本部較可觀。

 

丙、出奇與吊詭

▼古龍很喜歡寫劍走偏鋒--不循正規招式的劍客:中原一點紅、阿飛、荊無命都是,荊無命用左手就算了,還暗留「一手」絕招,嘖嘖嘖。

▼大歡喜女菩薩。實在不太想寫,不過她的武功確實是一絕。放眼江湖,誰看過拿自己身上的肥肉當武器的?真讓人噴飯絕倒。



參、李尋歡的英雄主義



  本來我不把角色當真人討論,本部破例探討為某些讀者唾棄的古龍大俠李尋歡。

  李尋歡最為人所詬病、也是他畢生自責的,便是「將愛人林詩音讓給好友龍嘯雲」這件事,最後造成三人的悲劇不說。

  古龍不時於作品中提及一個『莫非定律』,大意是:一個壞人只要做過一件好事,人家就會覺得他也不是那麼壞,但一個人只要做錯了一件事,那他就終生都是壞人了。

  很無奈是不是?而李尋歡不也處於這個境況之中?

  有人說他只顧喝酒,卻不想辦法去彌補。試問,該怎麼彌補?物質上的彌補或精神上的彌補?去向林詩音認罪求婚嗎?就算龍嘯雲肯,林詩音也未必肯;就算林詩音肯,他們的良心也未必肯。回頭看看《絕代雙驕》小魚兒、花無缺和鐡心蘭的三角關係便可想像,只不過古龍給《絕代雙驕》的男男女女一個美好結局,卻把《多情劍客無情劍》的故事建築在主角的悲劇上,而已。

  人還有一件很奇怪的事,只要有人自認有罪,其他人十之八九就會認為他有罪。(例如鐵傳甲就是如此。)

  李尋歡或許做錯了事,但有那麼罪不可赦嗎?他一肩擔起所有罪責,但真的所有罪責都在他嗎?局內人的林詩音,已經想通當初她若像孫小紅一樣勇於表達自身感受,不要只是一昧忍讓,就不會造成悲劇;「朋友妻,不可戲」,龍嘯雲當初沒發覺林詩音是李尋歡的未婚妻,不也很奇怪、不也有其罪責在?

  局內人,包括李尋歡,都是受害者,想為悲憤的情緒尋找出口,完全怪罪李尋歡,這可以理解;而局外人如我們呢?我們也看不清嗎?

  李尋歡最要不得的個性,就是好逞英雄。「犧牲自己,照亮別人」固然不錯,在犧牲之前,至少也該弄清楚能否真的照亮別人,不然只會淪為自溺而已。如果李尋歡早知他這麼做會陷龍林兩人於不可自拔的痛苦當中,是否還會這麼做呢?

  所以後來他學乖了,他把他的英雄主義--也是許多可愛熱血男兒的英雄主義--收斂了,面對阿飛和林仙兒,他做法消極到沒人說他就當不知道,也不去找。直至孫氏祖孫出現,鼓勵並點撥他。

 

  至於李尋歡是否過份干涉阿飛的愛情觀?倘若看倌的至交誤食毒品,會怎麼做?

  這世上有三種朋友:

  一、會自己視朋友需要、主動幫助朋友的朋友。

  二、等朋友告知,被動幫助朋友的朋友。

  三、冷眼旁觀、也不插手的朋友。

  李尋歡無疑是第一種。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二種。

  漫畫《天使禁獵區》有一句話說得好:「不要太深入干涉別人是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因為這樣活的比較輕鬆。」除此之外也很安全,免得得罪對方,被人家嫌雞婆或自以為是。況且,君不見李尋歡後來為了幫助阿飛,連殺手鐧都使出來,弄得這麼麻煩,結果咧?

  聰明的人都會做第二種。可是,當自己身心受到重創,「真正」需要人幫助卻無法呼救時,哪一種朋友才會伸出援手?

  如果辦一個「最希望和古龍小說哪個人物做朋友?」投票,李尋歡八成敬陪末座,有誰知道他的苦處?又有誰知道他的好處?

  第一種朋友如果幫錯了,還可以告訴他「你這樣幫我不太對」;交到第三種朋友就慘了,冷眼旁觀的同時,朋友若對他好,他可能懷疑對方的目的而拒絕,大多時候是會理所當然地接受,畢竟是朋友嘛,送上門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背地不要嘲笑批評這個朋友的癡傻就不錯了。這種人,和林仙兒有何兩樣?

  再問:「當別人予我們以善意,我們眼中看到的是什麼?」

  同樣是撞到人,故意讓對方受傷、不小心撞到、怕對方受傷才撞開他,這三種出發點,莫非要一視同仁對待?很多人只注意「自己被撞到」,對方為什麼撞自己卻不管,實在可惜,因為這些人錯失看到美好的機會,也許還會失去對自己抱持善意的朋友。

  「有時候善意比惡意還傷人。」這是《武林外史》沈浪對朱七七說過的話,若對方出於善意,受害者反而無從怪起。那我們就不要善意了嗎?因噎廢食?私以為善意反傷人的那方,應該讓自己更成熟、思慮更周密以減少弄巧成拙;受傷者一方面多和對方溝通,另一方面體諒對方的用心。大家都抱持善意、相信善意,這樣不是很好?

 

  最後談談「偉大的同情心」。這已成古龍的精神之一了。

  「理不可恕,情有可原」,這個同情不是上對下的悲憐,是相對於同理心的同情心,是一種平等的關係。

  道理人人明白,但牽扯到感情的事,人常不能由己;有時候人哭,不一定是因為想哭,可能是眼淚在不知不覺中流下來。  有多少人會試著感覺別人的感受,抱有一顆能和別人同情的心呢?

  套句古龍的說法:如果人人都能有一顆體貼別人的心,這個世界一定會美麗得多。





肆、設定與錯漏補遺



  一、『七妙人』(只登場兩個:妙郎君花蜂、妙郎中梅二)和早期《劍毒梅香》的七妙神君梅山民(《護花鈴》、《彩環曲》皆曾提及此人),不知有無關連。另,梅二和金庸《笑傲江湖》設定雷同已有前人提過。

  二、伊哭到底有沒有徒弟?林仙兒初登場誘惑李尋歡,後者斬釘截鐵說伊哭沒徒弟(上冊第六一頁),沒多久在『冷香小  築』李尋歡自己又說某人是伊哭的大徒弟(上冊第一四O頁)?後來古龍大概自己發現,又改口說那人其實是伊哭的私生子。

  三、孫小紅近二十歲(第三十四章『驚人的消息』一一二頁),李尋歡已四十歲(第四十一章『狡兔』一九三頁)




結語



  這部不再是想到哪寫到哪,筆力均勻、首尾呼應,匠心獨運、佳作天成。本來擔心讀第三次會麻痺,又有許多前輩寫過,不想一寫(連引用)八千多字。果然是古龍經典中的經典,值得一讀再讀。

不知哪個名家說過「悲劇是文學最高境界」之類的話,其實悲喜劇哪有高下之分?

  雖然本部完全指向「悲劇」:劇情發展、情節安排、人物個性、行文風格,彷彿不擠出讀者淚水作者對不起自己似的,幸好結局仍是喜劇收尾。

  另,說《多情劍客無情劍》是古龍開始寫作以來感情最豐富的一部作品也不為過。親情、友情、愛情,充斥整部作品,應該說,「感情」才是這部作品的主題。

  溫柔,因為有情;悲劇,也是因為有情。本部的「多情」指的不是花心,而是「感情豐富」,因為他們(書中人物)多情,我們(讀者)才會深受感動。


  最後以書中關於「癡」的一段話作結:(第四十七章『大歡喜女菩薩』開頭)

 

  鈴鈴道:「英雄都很癡麼?」

  李尋歡道:「癡並不可笑,因為唯有至情的人,才能學得會這『癡』字。」

  鈴鈴笑了,道:「癡也要學?」

  李尋歡道:「當然,無論誰想學會這『癡』字,都不是件易事,因為『癡』和呆不同,只有癡於劍的人,才能練成精妙的劍法,只有癡於情的人,才能得到別人的真情,這些事,不癡的人是不會懂的。」

 


  (本篇完)

, , , , ,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潘駿
  • 人會為了保護自己而懷疑、汙衊對方,
    但無論發生何事都相信對方的人,才是真正堅強的人。

    題外話: 古龍寫林仙兒的結局時,不知道是否剛看完了亂世佳人。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