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枝在瓶中,帶著極疏落而蕭然的韻致,剩下的餘隙還有很多,隨便什麼地方都可以把一枝花插進去,甚至連十枝花都可以隨隨便便插得下去。

  可是姜斷弦手裡拿著一枝花,卻好像一個要寫一篇文章的學生,手裡雖有筆墨,卻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三四七頁

  萬盛武俠系列,全二冊。

  挺喜歡這版本的封面,雖然跟我想像的花景因夢有點差距。(笑)

  說到花景因夢,花是灌夫姓,原姓景,名因夢,不知跟胡茵夢有無關係?男主角丁寧,前有丁麟(《九月鷹飛》葉開化名,承自同書女主角丁靈琳)。而慕容秋水,難道是慕容秋荻的親人?來看花景因夢出場:

 

  小屋是用白石砌成的,平凡而樸實,屋前卻有一道非常優雅的前廊,廊前簷下,有風鈴。

  風鈴幽幽,總讓人憶起江南。

  --春水,柳蔭綠波,花樹,風鈴,小屋,能不憶江南?

  他彷彿已可聽見那清悅的風鈴聲,在春風中響起來了,春風中還帶著一種從遠山傳來的芬芳。

  然後丁寧就看見了那個白色的女人,那麼白,那麼純潔,那麼優雅,那麼靜。

  丁寧已非不解人事的少年,丁寧見過女人了,見過很多女人。

  可是他從未見過這麼靜的女人,這麼靜,這麼靜,這麼靜。

  所以他才想不到這麼靜的一個女人,就是在江湖中動得讓每一個人都不能安靜的花景因夢。

                                    三二五頁

  有人說《風鈴中的刀聲》詩意甚至超過《天涯.明月.刀》?個人對後者無甚好感,對本部能連用五次「這麼靜」卻不累贅則甚感佩服。果然親手寫還是有差,同樣疊詞運用,前一本《飛刀又見飛刀》就顯得匠氣了。

  可惜文筆雖佳,節奏卻過於緩慢,寫人寫景無輕重之分,讀來沈悶,更明白地說:沒有活力、暮氣沈沈。以下整理結構與內容。全書分為八個部分。

  第一部序幕:丁寧如何落到因夢手中。可惜之後白(因夢)黑(丁寧)並無發揮。

  第二部因夢:因夢向舊情人討情債「招待」丁寧。

  第三部丁丁:丁寧「死黨」慕容秋水、韋好客,正是因夢的舊情人。

  第四部姜斷弦:丁寧「死敵」彭十三豆,正是劊子手姜斷弦。

  第五部風眼:監斬官風眼。丁寧被救出法場。

  第六部花錯、丁寧與姜斷弦:解釋前緣,花錯如何被姜所殺,丁為何替姜赴約。

  第七部伴伴:伴伴、姜斷弦無意有意出賣了丁寧給因夢,反而因夢已愛上丁寧,未將其下落告知慕容秋水、韋好客。另,第二章刀魂與花魂,是本書最精彩的一回。

  第八部下場:據說由于東樓代筆收尾。因夢死在伴伴手下,風眼和姜斷弦以拼酒替戰,姜斷弦與丁寧戰不如不戰,最後伴伴和丁寧在一起。

 

  每一部開頭都有幾句引言,引起我共鳴的不多,反倒是文中幾段文字讓人心有所感:

 

 

  寂寞,有時候雖然像是一條蟲,在啃噬著他的靈魂,有時候卻又像是一雙溫柔的女手,在軟軟的撫摸他的肉體和他的心,讓他那千瘡百孔的心靈,得到短暫的安息。讓他的力量能夠重生。

  孤獨,安靜,寂寞,都是種非常有效的復原劑。

                              三六八頁

 

  「班沙克」出來的時候,我想到胡鐵花等人,以為處於挨打狀態的丁寧最後會來個大逆轉--古龍不是很愛玩這種把戲嗎,看似討論如何害他,實則在商量如何救他,一切只為做給敵人(或讀者)看。沒想到翻盤的不是劇情,而是長久以來的信念。書中兒時死黨欲置他於死地,仇敵救他出來也只為了交給另一個仇敵,至於愛上他的兩個女人呢?一個過於天真,一個心計深沈,兩個都差點害死他。人世間還有什麼可以信任?

  另外,古龍在本部試著「寫死人」,也就是「隱著寫」。花錯一出場就死了,卻無處不在;丁寧也差不多,活著跟死了沒兩樣,完全任人擺佈;讀者幾乎沒有機會進入他們的內心,只能借由其他角色來瞭解這兩個人。雖然不算頂成功(花錯還好,大家說得出丁寧是個什麼樣的人嗎?)至少也是個嘗試。

  

  對一個生在農村裡的孩子來說,廚房裡的香氣永遠是最迷人的。

  城市裡的大戶人家子弟,對廚房的感覺,只有骯髒、雜亂、油膩。

  因為他們的母親不在廚房裡。

 

  這時夕陽將落,廚房裡已經傳出了冬筍燒雞的香氣。

  冬筍燒雞,恰巧酒飯兩宜。

 

  (本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