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如出版社,眾利書店發行。長篇武俠名著系列。全一冊。
  很懷疑它是不是盜版或偽作,讀完以後,盜版或許可能,偽作卻不盡然。
  讀完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諸事煩擾,至今方能動筆,不知內容還記得多少;也是本作雖不差,特別值得提記的卻不多。(笑)
  重點自然是「大婉」,一個非常奇特的女子:面醜口利,彷彿事事都要佔人便宜、搶人上風,但仔細一想,卻都別有深意;循線發展,原來她是智美勇三者兼具、細心又體貼的一代佳人。古龍寫作至今,美貌女子不少,一開始就扮醜扮兇的,只有燕七相差彷彿,不過仍無大婉這般強烈。男人也甭羨慕馬如龍能遇到的女子,試想,若沒有他的胸襟氣度、細心厚道,又怎能匹配的上她?
  有人質疑,為何不讓大婉就這麼醜到底?為何最後還原她成美女?古龍總是盡量給我們歡喜快樂的結局,本書亦然;他這麼一轉,或許要證明醜女也可能是美女,或許要說明心美人就美,或許只是很簡單地想滿足讀者期待:主角必是俊男美女,就跟當初,燕七一轉變成女的一樣。(倘若燕七就是男的,我想《歡樂英雄》的價值一定不止於此。)總之這樣的結局雖然俗濫(二美女共事一夫),卻無法否認讓大部分的讀者感到愉悅滿意。可惜謝玉崙的戲份少了點。無論如何,古龍在女人智慧、心度上的用心,對內在重於外在的描繪,已是值得讚許。
  回頭說馬如龍。一開始壓根看不出他是主角,誰都想不到號稱飛刀傳人的沈紅葉、瀟灑好酒的杜青蓮,三兩下就掛點。據說馬如龍是最傲的,書中也儘量扣著這個特性:

  馬如龍也只有呆坐在床邊一張破籐椅上,他忽然想起很多事,想起了他以前做過的那些自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事。
  --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全部都是應該做的?是不是真的那麼了不起?
  --人與人之間,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距離,為什麼有的人生活得如此卑賤?
  為什麼有些人要那麼驕傲?
  他忽然發現,如果能將人與人之間這種距離縮短,才是真正值得驕做的。如果他一直生活在以前那種生活裡,他一定不會想到這一點。
                      古龍《碧血洗銀槍》一七、有所不為


  經過一連串的事件,馬如龍成長了。變得柔軟、深思、接受挫折。

  我們再看這一段:
  「你不是,絕對不是。」謝玉侖道:「那個馬如龍陰險惡毒,什麼事都做得出。」
  她的聲音忽然又變得溫柔:「可是我跟你在一起已經有三個月另二十一天,我看得出你絕不是個壞人。
  馬如龍沒有說話。他說不出話,他的咽喉彷彿已被塞住。現在他已習慣被人侮辱,被人冤枉,別人的同情與瞭解,反而讓他難受。
                     古龍《碧血洗銀槍》二三、不老實的老實人



  若不是和馬如龍一樣長期受人誤解侮辱,又怎能寫得出如此讓人心酸的文字?
  因此,本書另一個看點就是信任。馬如龍信任了大婉、信任他的朋友,最終他也搏得人們的信任。

  馬如龍道:「就算天下所有的人都把他當作仇敵,都想把他亂刀分屍,大卸八塊,我還是願意交他這個朋友!」
  謝玉侖道:「為什麼?」
  馬如龍道:「不為什麼。」
  不為什麼?這四個字正是交朋友的真諦。如果你是「為了什麼」才去交朋友,你能交到的是什麼朋友?你又算是個什麼朋友?
                     古龍《碧血洗銀槍》十九、有所必為



  古龍文中人生哲理從來沒少過,且越來越自然、出神入化,是以即便故事情節時有雷同、結局常在意料之中,某些設定過於誇張不合邏輯,仍然吸引我們去閱讀、思考,並從中有所收穫、感動。



  (本篇完)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