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和著鮮血,洗染了樹林青草、迷濛了情人們的心。

 

  前面已有專文勘誤書名,至於版本,我還是認為初刊連載版最好:分段裁句富濃濃詩意,一如本部書名。精品集不會出,何況漢麟版似乎也已併段,看來要讀到原汁原味的版本,已是不可能的,不然我一定要再讀一遍。

 

  主角被滅門、情人起誤會、反思復仇的意義、情人欲他嫁、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不特別、無絲亳新意的題材,讀來卻清麗討喜,只因作者將文字掌握得恰到好處,不慍不火,時而細筆溫柔勾勒水霧氤氳(寫人、寫景、寫心理),時而大肆砍殺再以大雨沖刷,爽快俐落,血腥卻不黏稠。又,做為一部小品,本部沒有大俠、世外高手,男主角只憑一股不怕死的狠勁(傻勁?)闖蕩刀口,比起靠奸狡游走江湖,可愛多了。

既要著重故事的流暢與氛圍,細節上,免不了有讓人皺眉、僅為「劇情需要」的設定、情節,例如遣開人有很多法子,主角偏偏選最笨的,再如一味鑽牛角尖的女主角。

說到女主角,本書第二女主角丁殘豔,設定為面殘,不禁想:這是古龍故意的嗎?如果她很美,男主角是否會動搖?另外,小雷從她身體(女人,無論他愛與否)求取安慰,是陸小鳳曾做過、傅紅雪想做卻失敗的。

小雷化名龍五,因為有個龍四爺;「龍五」這個名字古龍後來似乎曾再用過?港影『賭神』裡頭也有?

其他,「朋友」與「背叛」不消說,是古龍永恆的命題。

 

第三章《美人如玉》第三節:

「這裡是什麼地方?」

「客棧。」

「你故事裡的人,為什麼好像總是離不開客棧?」

「因為他們本就是流浪的人。」

「他們沒有家?」

「有的沒有家,有的家已毀了,有的卻是有家歸不得。」

你若也浪跡在天涯,你也同樣離不開酒樓、客棧、荒村、野店、尼庵、古剎……更離不開恩怨的糾纏,離不開空虛和寂寞。

 

--雨洗過後,份顯青碧。

(本篇完)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