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想到傅紅雪系列會這麼難寫,比《歡樂英雄》還難寫(內行人就知道我在說啥)。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不愛古龍了,這系列讀來怎會如此無味?

所以不想看的可以跳出去了。(笑)

 

 

  手邊是風雲時代版全三冊。葉老發展史內文提及坊間流傳為刪斷本,我一路讀來感覺結束得頗流暢,《傲世鬼才一古龍》裡的年表亦註明本書之後曾於《武俠春秋》二O八期連載至二三一期結束,是故我相信目前所見為完整版。

  

  強烈建議先讀《邊城浪子》,因為本部劇情散漫、結構鬆散,尤其與《邊城浪子》相關的詰問太多,新讀者易一頭霧水,如:

  他蒼白的臉上還是全無表情,又有誰能看得出這冷酷的面具後究竟隱藏著多少辛酸的往事?痛苦的回億?

  一個人如果真的心已死,情已滅,這世上還有誰再能傷害他?

  再如:

  這裡只不過是個妓院而已,本是人們尋歡作樂的地方,為什麼會引起他如此強烈的痛苦?莫非他在這種地方也曾有過一段痛苦的往事?

像這樣的反詰充斥全書。為何我說是反詰而非疑問句?疑問句沒有答案已經夠煩的了,反詰是說話者已有腹案再拿出來反問對方,是辯論比賽常用的技巧,想當然而會造成受話者壓力,同時亦帶有強調的效果。以前曾經提及:一句一段的寫法,力道夠,但久了讓人疲憊;反詰句亦然。

古龍行文最大的缺點就是自己會跳出來說話,深怕讀者不懂似地,卻少了讓讀者思索品味的空間,加上後來往往會翻盤,導致讀者無法信任書上文字,也不容易沈入其中。況乎過多莫名其妙、沒頭沒尾的「反詰」。人說本書敗在過於詩化的語言形成文字障,但我一系列讀下來,本部文風並未有太大的改變,反而(和前作相關的)反詰句太多,讀起來很不舒服。

一昧疾呼主角的痛苦、悲傷、往事,明白的人已不耐,何況沒讀過前作的讀者?

或許古龍是故意加重本部的「續集感」,或許古龍想讓讀者不得不追看前作,或許古龍只為了渲染情境,卻因此降低我對本部的評價--私以為無論獨立或承接著看都有其價值,才是部成功的作品,如《九月鷹飛》。或許,古龍為了置死地而後生?

 

 回到故事本身。傅紅雪集身心殘缺於一身,旁人看來幾乎沒有活著的理由(也是置死地?),最後他還是找到自己心中的明月。

  同樣不再提前人講過的,在此我想以它對比《流星.蝴蝶.劍》。

  對映《流星.蝴蝶.劍》,書名可以是《明月‧薔薇‧刀》。

  --流星.蝴蝶.劍

  --明月‧薔薇‧刀

但這個名字太瑰麗也太著相(一看就讓人聯想到前者),代表「薔薇」的燕南飛不及前者的「蝴蝶」重要--等等,總不成叫《明月‧茉莉‧刀》吧(笑),加上要襯托唯一主角傅紅雪,所以《天涯‧明月‧刀》才是最適合的名字。

  孫玉伯--公子羽

  孟星魂--傅紅雪

  高大姐--明月心

  小蝶 --茉莉花

  明白的人看我這麼列就明白了,不想多做文字說明--明明就是懶!(笑)

  

  其實某些人所謂的「優點」大都已出現在前面作品中,一系列下來我早已不知讀過多少遍,而本部表現並未特別傑出,所以我受不到「衝擊」,很可惜。(不要跟我說新生和餵奶一段,不符合常識、太狗血了,何況日後還翻盤。)

  不知之後能否再遇到如《多情劍客無情劍》般三讀仍深受感動的古龍。

 

  設定和順序問題,詳見下篇全讀《邊城浪子》。

 

  最後引『決鬥』一章:

  因為燕南飛並不想殺他們,是他們想殺燕南飛,所以燕南飛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他們卻得帶著他們的武器,穿街道巷,敲門上樓,匆匆忙忙地進來,生怕失去了殺人機會。

  ——殺人者與被殺者之間,究竟是誰高貴?誰卑賤?誰都沒法子答覆的。

  忽然想到很多作家自以為高高在上(當然咱們親愛的古龍絕非這種作家),套這段話來說:讀者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等書出版,作者卻得執著他們的筆,推敲思索、查找資料,奮力耕耘於書桌前,深怕書寫好讀者不買帳。

  ——寫作者與閱讀者之間,究竟是誰高貴?誰卑賤?誰都沒法子答覆的。

 

(本篇完)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