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關於「風雲第一刀」,實為《邊城浪子》首刊名,並非《多情劍客無情劍》,見另文說明。

 

本部相關評文,我推薦板友閱讀【熱血古龍】隆無蝟《解讀〈邊城浪子〉--簡單與不簡單》,該文已對本部做詳實分析,讓人佩服。

 

  風雲時代版全五冊。

  據說未經刪修的為大陸農村版、香港武功版,網友讓你飛說:「讀過農村版,再讀現存的版本,才會明白什麼叫暴殄天物。……如果沒有讀過農村版的《邊城浪子》,就不能算是真正讀過《邊城浪子》,就不會有如此細緻的意境和感受。這也許有些誇張,但卻是真的。」

期待有朝一日,能弄到原汁原味的《邊城浪子》,再來重新品讀。

 

  關於邊城系列順序問題。我手邊資料顯示:

邊城浪子:開稿日610216,武俠春秋98-124期未完,南琪62年出版。

九月鷹飛:南琪62年出版。

天涯明月刀:開稿日630425,完稿日640121。南琪63年出版。

中國時報63.04.25-63.06.08未載完

武俠春秋208-231630601-640121載完

  看起來動筆順序似乎是:邊城浪子||九月鷹飛||天涯明月刀?

  而故事順序,毫無疑問以《邊城浪子》最先,接著《九月鷹飛》提到傅紅雪陪母親養老中,《天涯‧明月‧刀》則說葉開已隱居去,所以是:邊||九||天?

  《天涯‧明月‧刀》〈黑手的拇指〉一章:

  這一點江湖中絕沒有人能否認,第一個十年是沈浪的時代,第二個十年小李飛刀縱橫天下,第三個十年屬於葉開。

  傅紅雪道:「最近十年?」

  燕南飛冷笑道:「今日之江湖,當然已是公子羽的天下。」

  其實最近十年(第四個十年?)是傅紅雪?

 

 

  大家都知道古龍寫作《多情劍客無情劍》時,主角原為阿飛,沒想到寫著寫著卻一面倒向李尋歡。「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小李是內外皆病的悲劇人物,所以較好發揮也較受讀者關注嗎?」

  我不曉得古龍是否這麼想,我只知道後來出了一個傅紅雪。

  大旗英雄傳:  鐵中棠(水靈光)、雲錚(溫黛黛)。

多情劍客無情劍:李尋歡(孫小紅)、阿飛(林仙兒)。

邊城浪子:   葉開(丁靈琳)、傅紅雪(翠濃)。

鐵中棠、李尋歡、葉開寬容淡定,雲錚、阿飛、傅紅雪背負復仇枷鎖(飛傅兩人身後更有一個不幸的母親),開場葉傅相遇,亦如李飛。表列很明顯可看出其中的關聯,於此不再贅述。(其實早期還有一部《遊俠錄》,亦可列入同類評比)

  只是如果有機會,我想告訴古龍:「好寫」只因自己正是(不得不是)那樣的人,想寫卻「難寫」的則是隱藏(逐漸遠離)的自己。

 

  說到主題,我不免嘆息。

被人灌以滿腔仇恨的少年,尋仇途中結識女主角(日後發現為仇人之女),錯殺、動搖,再來個大逆轉:原來自己父親亦有錯、原來自己根本不是那一家的孩子……。

  「復仇」古龍早於前期探討完,如今冷飯新炒不是不能,問題在就是因為這種寫法不好他後來才不寫、進入古龍中期。一部成功的作品絕對是豐富而凝鍊的,如古龍書中不斷提及的無招勝有招,試看集早期精華大成的《絕代雙驕》、巔峰之作《多情劍客無情劍》,古龍好不容易蛻變成蝶,為何將「復仇」抽出來||沒錯,是抽出來支撐一部作品,未免單薄,走回傳武老路。

  或許,他想試著以創新的文字筆法寫舊主題?或許,反因此沒有心力經營故事?

  寫著寫著,我忽然覺得很難過。不是為刻意塑造出的傅紅雪,而是為古龍。

 

  〈護花劍客〉一章,一個不知有意或無意的小伏筆:

葉開淡淡道:「丁大小姐還沒有嫁給別人,我難受什麼?」

丁靈琳又忍不住笑了,悄悄道:「你再不來我家求親,總有一天,我也會嫁給別人的。」

再看《九月鷹飛》,有點心酸。

 

〈刀下亡魂〉一章,傅紅雪與翠濃,告訴我們阿飛與林仙兒另一解:

他已完全原諒了自己。翠濃若是永遠不再回來,他也許會思念一生,痛苦一生,可是她現在已回來。

他情感的創傷,很快就收起了口,結起了疤,傷疤是硬的,硬而麻木。

「既然她遲早要走,我為什麼不先走呢?」

這何嘗不是真實人生?

最後古龍讓翠濃死了,她找假丈夫來那一段著實動人,不過仍免不了以死明志||是向傅紅雪或讀者證明?不想再寫就讓她死,倒也乾淨俐落,比人間蒸發好。

另外關於愛情的段落還有:

〈情深似海〉:

  從來沒有付出過痛苦的代價,也永遠不會體會到愛情的甜蜜。

  〈愛是永恆〉:

女人的情感是奇怪的,你若得不到她們的尊敬,也得不到她們的愛。

她們和男人不同。

男人會因憐憫和同情而生出愛,女人卻只有愛她們所尊敬的男人。

你若見到女人因為憐憫而愛上一個人,你就可以斷定,那種愛絕不是真實的,而且絕不能長久。

 

〈浪子回頭〉一章:

陌生人看著她年輕發光的眼睛,心裡卻不禁有些傷感。他自己心裡知道,現在他已永遠不會再是以前那個阿飛了。

以前那個縱橫江湖的阿飛,現在江湖中卻已只不過是個陌生人,連他自己也不願意再聽人談起他那些足以令人熱血沸騰的往事。

 

 

〈春風解凍〉一章:

一個人想去殺人時,為了仇恨和憤怒的反而少,為了恐懼而殺人的反而多!

一個人想去殺人時,往往也不是為了別人傷害了他,而是因為他傷害了別人。

這也是自古以來,人類最大的悲劇。

 

 

(本篇完)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