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時代〈古龍全集〉系列,全四冊。

 

先來個「題名釋義」。

《火併蕭十一郎》原名《火併》(詳見葉林兩老合著《臺灣武俠小說發展史》),不過曹正文《古龍小說藝術談》和論文集《傲世鬼才一古龍》都是用「拼」這個字。到底「火併」和「火拼」一不一樣呢?

我們看看教育部線上國語辭典怎麼說:

火併ㄏㄨㄛˇ ㄅ|ㄥˋ:同夥決裂後,互相殘殺或吞併。水滸傳˙第十九回:小生略放片言,教他本寨自相火併。

火拼ㄏㄨㄛˇ ㄆ|ㄣ :激烈的拼鬥。如:前晚有兩隊人馬在這家店內火拼,造成該店損失慘重。

  所以,兩者只差在是不是同夥嗎?

  而手邊實體書(五南《簡明活用辭典》)查不到「火拼」只有「火併」:

火併ㄏㄨㄛˇ ㄅ|ㄥˋ:同夥人互相決裂之後,彼此拼鬥。

大家認為古龍用的是「併」還是「拼」呢?

無論如何,倘若以為這是一部激烈的打鬥小說,讀者就要失望了。

 

事實上《火併蕭十一郎》不但人物、故事完全沿續前作《蕭十一郎》,連主題亦同樣為愛情,可說是貨真價實的「續集」。而其他前作僅曖昧提點的部分,皆於本部一次釋放,讓讀者不用再揣測捉摸。

關於愛情中猜疑和妒嫉的精采段落:(第十二章 嫡親兄妹)

    風四娘突然冷笑,道:“你相信他的話?你若真的了解沈壁君對

    你的感情,為什么要相信別人的話,反面懷疑她?”

    蕭十一郎也怔住。

    風四娘道:“你們為什么總是只顧著想自己的痛苦,卻忘了對方

    也有他的苦衷,你們為什么總是要往最壞的地方去想?”

    蕭十一郎不能回答。

    難道這就是愛情?

    難道愛情中真的永遠也無法避免猜疑和嫉妒?

不知為反應讀者期待還是作者自認虧欠,本部幾以風四娘一人貫穿全書,大力舖陳她和蕭十一郎的感情,尤其某段床戲不看可惜:(第十四章 造化弄人)

  就在他開始覺得冷的時候,忽然又發現有團火焰直撲入他懷裡。

  一團溫暖,光滑,灼熱,但是卻絕不會燒傷人的火焰。

他勉強張開眼睛,就看見了風四娘的眼睛。

  風四娘的眼睛裡,彷彿也有火焰在燃燒著。

  她整個人都在緊緊地擁抱著他,整個人都在緊張得發抖。

  一種誰也無法形容的顫抖。

  她光滑赤裸的峒體,熱得就像是一團火。

  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身子已幾乎赤裸。

  風四娘夢囈般呻吟著,求他,要他,喃喃地敘說著她的心事。

  這些話,都是她從來也沒有說過,從來也不敢說的。

  她莫非醉了?

  那不是醉,卻還比醉更可怕。

  她竟像已完全失去理智,她的需要強烈得令人無法想像。

  她的峒體仍然像少女般光滑堅實,可是她的動作卻像是已變成個蕩婦。

  ——軒轅三成給她的解藥裡,莫非另外還有解藥,己挑起了她壓制多年的慾望。

  ——軒轅三成當然絕沒有想到蕭十一郎居然能去救她。

  ——這一切,本是軒轅三成為自己安排的,可是造化卻作弄了他一次。

  ——造化也作弄了風四娘和蕭十一郎。

  他們本來沒有可能發生這種事的,但現在卻偏偏發生了。

  醉人的呻吟,醉人的傾訴,醉人的擁抱…

  蕭十一郎能不醉。他沒有推拒。

  他不能推絕,不忍推拒,甚至也有些不願拒絕。

  這火一般的熱情,也同樣燃燒了他。

  這莫非是夢?

  就當它是夢又何妨!

  陰暗的斗室,寂寞的心靈,就算偶而做一次夢又何妨?

看到這一段,我聯想到《武林外史》白飛飛對沈浪下藥。算是古龍對這兩位絕世奇女子的慈悲嗎?僅管||

只可惜無論多甜蜜的夢,總有醒的時候。

古龍若想晉升文學殿堂,這部是個好機會,可惜他未教主角面對現實,而讓楊開泰出局(只出現過一幕)、蕭十一郎繼續苦戀沈璧君,再於書中透過蕭十一郎、沈璧君、甚至作者自己跳出來疾呼風四娘是個不顧自己只懂成全別人的偉大女性。完全小說自溺化。就通俗小說而言,無論筆法或寫情本部都已在標準之上,不過古龍的志願不只如此吧?

另一個敗筆是新加入的蕭十一郎愛慕者「冰冰」:弱不禁風、重病將逝,好個狗血設定;相對風四娘「姐姐」的成熟知心,是惹人憐愛的「妹妹」,該說完美嗎?

最大的敗筆,還是故事結束時風四娘和沈璧君竟然人間蒸發。她們最後一次出場,和蕭十一郎分頭追敵,反被敵人制住:(第三十一章 月圓之約)

她並沒有立刻暈過去,在這一瞬間,她又想到了蕭十一郎。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和蕭十一郎距離得有多遠。

他們兩個人現在距離得豈非也同樣遙遠?

「蕭十一郎,你在哪裡?」她在大叫,卻連一點聲音都沒有叫出來。

滿天繽紛的花雨已不見了,她眼前已只有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

然後呢?被俘或死了?蕭十一郎後來收到他之前給風四娘的紙條,似乎表示風四娘赴死離開?我非常懷疑中間少一個段落,總不會是風雲時代搞的鬼吧?

另外有一個新加入的花如玉,比前作已死的小公子還不男不女、奸詐陰險。卻沒什麼好提的。

至於前作蕭十一郎和逍遙侯的大戰,古龍本就不打算寫,但至少他有交待事件始末而非當做沒這回事,何況本書最後的大戰他確實有認真寫。不過和《九月鷹飛》一樣,古龍沒讓主角帶走對手的生命,而是帶走其他更重要的一切。

 

讀著讀著,我忽然感覺古龍已不再年輕--鋒芒斂起,衝勁消失。

且看他後續的作品。

 

(第三十四章 真相大白)

  星光月光都灑在連城壁的臉上,連城壁的臉蒼白如今夕的月,今夕的星。

  連城壁的臉色蒼白如蕭十一郎的眼睛。

  沒有人能形容蕭十一郎的眼睛,更沒有人能形容蕭十一郎此時此刻的眼睛。

  沒有人能形容,也沒有人能知道蕭十一郎此刻眼中的表情是滿足,是刺激,是歡愉,還是空虛。

  有誰能知道這種空虛是什麼意義?

  有誰能知道這種空虛是多麼空虛?

  有誰能知道蕭十一郎現在的心情?

 

  (本篇完)

 

 

, ,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