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九月鷹飛》名氣遠遠不及其他作品,因此我一直以為是如︽大人物︾般的小品,沒想到風雲時代版篇幅竟有五本之多。讀完以後,發現幾乎每本書末都附加一篇常在其他作品看到的短文,頗有灌水騙錢之疑。

言歸正傳。本文分「作品本身」和「承續前作」兩部分探討。

 

作品本身

 

本部開頭「套中有套」的寫法,不同以往「九彎亂亂拐」,可惜著墨仍然不均,引出主角後,前面大力描寫的人物、場景幾盡白費。熬過前兩本,從第三本漸入佳境。

古龍擅長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帶動情節、營造氣氛,至此部更臻成熟自然,不再予人隨興亂談之感。尤其在描繪上官小仙等人時,總算改過以往常犯的寫作大忌:以第一人稱或作者觀點立論,卻在後來隨劇情翻盤;而以第三人稱(葉開)側寫--這是古龍在寫作上絕大進步。

而他寫作至今從未放棄探討「情」之深義廣圍,他寫過女女、男男的同性戀情,在本部中,他嘗試寫(單方)老少戀||葛病對丁靈琳。第二十三章〈吹笛的人〉:

葛病忽然笑了笑,笑得很淒涼,道:「我已是個老頭子,我們的年紀實在相差大多了,否則……」

否則怎麼樣?他沒有說下去,也不必再問下去。

丁靈琳已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已明白了他的感情。

老人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去愛別人的權利。

老人也和年輕人一樣,是有感情的,有時他們的情感甚至比年輕人更真摯,更深刻,因為他們已瞭解這種感情的可貴,因為他們對這種感情已有患得患失之心,還沒有得到時,已唯恐它會失去。

其實,葛病這個角色對主幹並不構成影響,沒有他甚至會讓整體更乾淨,可是誰能說這一段寫得不好呢?這是古龍之所以為古龍的原因--不讓技巧凌駕感情。目前我讀到的古龍作品,只有兩部最為工整完善:《絕代雙驕》和《多情劍客無情劍》,前者是古龍早期末尾水到渠成之作,後者的工巧卻讓我在重讀第三次時悵然若失。

崔玉真也是個不必存在的角色,但,誰能說她和葉開的互動不感人?第二十四章〈悲歡離合〉:

崔玉真垂著頭,看著自己腳尖,過了很久,忽然道:「你用不著回來了。」

「為什麼?」

「因為我……我不會在這裡等你的。」

她的聲音也已嘶啞顫抖。

葉開還是忍不住回過了頭,又問道:「為什麼?」

崔玉真頭垂得更低,一字字道:「因為我不是她,我……」

這句「我不是她」,多麼讓人鼻酸。

楚留香系列中也有不少送別場景,不過楚留香幾乎從不停留,而葉開卻只對丁靈琳情有獨鍾,哪一種拒絕的理由較讓人傷心呢?

「我有很多地方可去,我也早就想到處去看看,到處去走走,將來……」她勉強忍住了眼淚,作出了笑臉:「我說不定會找個老實的男人,嫁給他,替他生很多很多兒子,也說不定會開個小酒店,做一個當爐賣酒的老闆娘……」

她的心已碎成千千萬萬片,每說一個字,一片又碎成千千萬萬片。

葉開笑道:「到那時我一定會到你的酒店裡去大醉一場。」

他在笑,他不能不笑,因為他生怕自己一停下來,眼淚就會流下。

崔玉真微笑道:「到那時候我一定會替你再熬一鍋雞粥,有燕窩的雞粥。」

她也在笑。可是她笑的時候,眼淚已滴下面頰……

崔玉真相關情節有個敗筆不得不唸一下:搞什麼,竟然連「脫衣取暖」都出現了!

 

承續前作《多情劍客無情劍》

 

人物對應

李尋歡、阿飛--葉開

孫小紅--丁靈琳

林詩音--崔玉真

林仙兒--上官小仙

上官金虹--呂迪

郭嵩陽--郭定

天機老人--葛病

 

乙‧橋段新繹

被古龍騙太多次,沒到最後無法判定崔玉真是真心還是假意,上官小仙更嚴重,我寧願相信她潛意識已對葉開動真情,就像林仙兒對阿飛一樣。

記得阿飛和林仙兒的隱居生活嗎?書中有一段翻版:

她已洗盡了脂粉,換上了套很樸素的青布衣裙,現在無論准看見她,都絕不會相信她就是金錢幫的幫主,更不會相信她是那種心狠心辣的女人。

現在她就像是又變了一個人。

她從一個白癡,變成了一個惡魔,現在又變得像是個溫柔的百依百順的妻子,節儉而能幹的主婦。

葉開看著她,現在連他都分不清真正的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上官小仙可說是進化版的林仙兒(林仙兒只有可恨之處,上官小仙則還有其可憐的地方),更可說是成熟版的白飛飛(之前古龍寫白飛飛筆力不夠,淺嘗輒止):成長的環境、心機,連遇到(愛上?)的男人都很像。不過葉開的脾氣比沈浪好(或許因為他身旁的女人是丁靈琳而非朱七七?),心腸也比沈浪軟、比沈浪隨和,畢竟葉開是古龍擷取「李尋歡的成熟」和「阿飛的積極」寫成的。那麼這樣的葉開遇到上官小仙會怎麼樣?如某篇評論所述:古龍花許多心思筆力寫上官小仙,讓她更複雜、立體,更像一個真實的人。因此,連葉開都不禁動念:

也許每個人都有兩種面目的。

每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也有邪惡的一面,連葉開自己都不例外。只不過他總是能將邪惡的那一面控制得很好而已。

他是不是也能讓上官小仙將邪惡的那面鎖起來呢?

他沒有把握,但他卻已決心要試一試。

葉開負傷和上官小仙同居的這段,上官小仙卸下惡魔的手段面貌成為溫柔善良的妻子,談到天下大事時,又一轉成為「煮酒論英雄的曹操」,激發葉開向上的動力。

這樣的女人,誰敢說她不具魅力?

第三十三章〈情深似海〉:(已刪改分段)

  葉開道:"金錢和花生並不是好搭檔。"

  上官小仙道:"釘子與釘錘也不是好搭檔。可是它們在一起的時候,彼此都很快樂。因為沒有釘錘,釘子就完全沒有用,沒有釘子,釘錘也不能發揮所長。"她微笑著道:"一個人若不能發揮所長,就等於是個廢物,廢物是絕不會快樂的。"……

  葉開似乎已被打動了。

  上官小仙柔聲道:"我知道你心裡一定認為我想要你做釘子。"

  葉開道:"你不是?"

  上官小仙道:"你應該看得出,我並不是個很可怕的釘錘。"

  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她的手柔軟如絲緞。

  葉開歎了口氣,道:"你的確不是,只可惜……"

  上官小仙道:"只可惜花生和金錢之間,還有個鈴當?"

  ……

  她凝視著葉開,眼睛更溫柔:"金錢可以打造成鈴當,鈴當也可以鑄成錢,我跟她為什麼不能變成一個人呢?"

  葉開又避開了她的目光。

 上官小仙道:"假如你也能把我跟她看成一個人,我們就一定都很快樂,否則……"

  葉開忍不住問道:"否則怎麼樣?"

  上官小仙歎道:"否則金錢、花生和鈴當,說不定全都會痛苦終生。"

  葉開終於回過頭,看著她。

  又是黃昏。

  夕陽正照在窗戶上,艷麗如春霞,屋子裡燃著火,也溫暖如春天。

  她的眼睛卻比夕陽更艷麗,更溫暖。

  也許春天就是她帶來的。

  一個能將春天帶來的女人,豈非已是男人們的最大夢想?

  上官小仙咬著嘴唇,道:"你好像從來也沒有這麼樣看過我。"

  葉開道:"我……"

  上官小仙道:"你很少看我,所以你根本沒有看清我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就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所以才很少看我。"

  葉開承認。

  上官小仙的眼波中又露出幽怨,道:"我知道你一定會認為我是個很隨便的女人,有過很多男人,其實……其實你以後就會知道……"

  葉開道:"知道什麼?"

  上官小仙垂下頭,輕輕道:"你以後就會知道,你不但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我最後一個。"

  這絕不是說謊。

  聰明的女人,絕不會說這種隨時部可能被揭穿的謊話。

  她當然是個絕頂聰明的女人。

  葉開的心似已溶化,情個自禁反握住她的手,柔聲道:"用不著等到以後,我現在就已相信。"

  上官小仙的眼睛亮了,忽然跳起來,道:"走,我們去找鈴當去。"

可是,只要她一對葉開用心機,兩人之間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又完全瓦解。

第三十四章〈一決勝負〉:

葉開也不禁長長歎息,道:"我來的時候,還不想揭穿這件事的。"

上官小仙道:"是不是因為你還有點不忍?"

葉開苦笑。

他不能否認,也並不是真的完全看不出她對他的感情。

上官小仙道:"你非但不忍,也不敢。因為你根本連一點證據都沒有,只憑推測,是不能定人罪的。"

葉開也不能否認。

上官小仙道:"可是丁靈琳出了事,你就立刻不顧一切了。"

她眼睛裡的悲傷,忽然又變成了妒恨:"她究竟為你做了些什麼事,能讓你這麼死心塌地對她?我又有哪點比不上她?"

……

葉開道:"因為我知道她對我是真心的,我信任她。"

上官小仙霍然站起來,又慢慢地坐下。

她坐下時,已不再是個情感激動的女人。

她站起來時,情感彷彿要崩潰,可是等到她坐下時,她已變成了冷酷如冰山、銳利如刀鋒的金錢幫幫主。

也許女人本就是多變的,她只不過變得比任何人都快而已。

也許她根本沒有變,變的只不過是她的偽裝。

其實以上官小仙的出身和遺傳(父母皆異常聰明),很難沒有心機,甚至可以說耍心機已經成為她的本能反應;而就是因為頭腦太複雜,自己到底喜歡誰也搞不清,就算清楚也不可能放開感情大膽去愛,如此一來她不也很可憐麼?

最後她和葉開只能對決,一如上官金虹對李尋歡。結局如何?只留下上官小仙在屋子裡啜泣……。

 

說完上官小仙,再講丁靈琳。若說沈璧君、林詩音、崔玉真等是男人夢想中的女人典型(美麗、溫柔、嫻淑),朱七七、田思思、丁靈琳等則是男人心中的女孩代表(可愛、熱情、天真)。丁靈琳尤為完美,後者易具的缺點:衝動、任性、自以為是等等,在她身上幾乎沒有,還兼具了體諒、大方等美德,無怪乎葉開不會放開她。

在這一瞬間,她已忘記了郭定,忘了葉開,忘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在這一瞬間,她只知道一件事。

——她絕不能就這麼樣看著葛病死在她面前,只要能救他,就算要她去嫁給一隻豬,一條狗,她也會毫不考慮就答應。她本就是個情感豐富的女孩子,她做事本就常常是不顧一切的。別人欺負了她害了她,她很快就會忘記,可是你只要對她有一點好處,她就會永遠記在心裡。

她做的事也許很糊塗,甚至很荒謬,但她卻絕對是個可愛的人,因為她有一顆絕對善良的心。

借此,古龍特地安排她和葉開、郭定重新演繹《多情劍客無情劍》林、李、龍的三角戀(第二十二章〈四大天王〉)。後者李尋歡一廂情願送林詩音給龍嘯雲,前者卻是丁靈琳的自願加上葉開的鼓勵而造成的局面,明明李、丁、葉都是一番好意,結果卻是一樣的--假若郭定沒死(葛病先不論,畢竟他在此段的功用不同郭定),一樣會是三人悲劇收場。這一段寫得既精采又漂亮,比起口沬橫飛地解釋,本段不失為替李尋歡翻案絕佳方法。

  他絕不能哭,甚至連默默地流幾滴眼淚都不行,他知道在他們兩個人之間,至少,要有一個人是堅強的。

…… 

葉開硬起了心腸道:「你絕不能這麼拋下他。你也應知道,你若這樣一走,他一定沒法子再活下去。」

丁靈琳也不能不承認,郭定之所以還有求生的鬥志,全是因為她。

…… 

  葉開的心已抽緊:「郭定若真的死了,非但我絕不能原諒你,你自己也一定永遠不會原諒自己的。」

其實這兩組人馬中,第三人是關鍵:假若郭定是一個自私的人,另兩人一定被拆散(就像漫畫中的小甜甜和陶斯一樣,淚);郭定若是一個同樣體貼別人的好朋友,不願拆散他們,但一個瀕死的人是不是能夠那麼堅強呢?

而讀者諸君在責怪、不滿他們的同時,亦不免自問:若換自己為局中人,是否找得出更好的答案?

 

結語

 

本部雖然不是大破大立的名作,卻仍有其價值所在,無論單獨欣賞或以續集來看,皆可說是值得重讀的佳作。

 

陽光燦爛。

葉開大步走在陽光下。他臉上雖然還有淚,可是他知道眼淚就和鮮血一樣,在陽光下很快就會乾的。

(本篇完)

, , , , ,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lightlight
  • 大大對古龍可真是熟悉。其實這一部故事,是我看過的古龍小說之中,為一一位有可以與主角處於曖昧關係,兼又有對敵的女魔頭的說。
  • 曖昧又敵對的女魔頭,《武林外史》中的沈浪和白飛飛不知算不算?XD 
    而《三少爺的劍》中的謝曉峰和女魔頭慕容秋荻也有情感牽扯,不過是前者負了人家,算起來有點不同.

    BSL 於 2013/10/17 09:47 回覆

  • Slightlight
  • 應該是白飛飛欺負了沈浪XD,謝曉峰與慕蓉秋荻我一直覺得不算是敵對....尤其是最後,女方也是跟男方○○XX。單就真有打的女魔頭,楚留香中的水母陰姬與石觀音也都有打,不過雙方都沒有真正的情愫就是。
  • 我有在臉書問大家:https://www.facebook.com/bbs.gulong/posts/680114105339779 回應還挺有趣的 XD

    BSL 於 2013/10/18 21:0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