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邊版本:一至三部【皇鼎】〈古龍特輯〉系列,第四部後【風雲時代】〈古龍全集〉系列。——

本作有林老師的珠玉在前,便不再獻醜,只就幾個地方做補充。

 

〈陸小鳳系列〉連載名為『大遊俠』,並只連載一至五部:《陸小鳳傳奇》、《繡花大盜》、《決戰前後》、《銀鉤賭坊》、《幽靈山莊》,後來直接出書的《鳳舞九天》、《劍神一笑》兩部並有代筆之嫌,暫不列入本次討論範圍,留待下次再續。

開頭文字俐落明快;如《蕭十一郎》以口耳相傳方式帶出主角。結構稹密,環環相扣,前一卷的伏筆,甚至連讀者都忘記的小事,都會在下一卷待清楚。

五部之中,第一、二、四部重複性頗高:受託||尋解(有死人、被嫁禍)||兇手原是受託人、主謀正是最無可能的人。讀著讀者,便覺得有些膩。況且《銀鉤賭坊》和《幽靈山莊》小細節雖然無差,大邏輯(最根本之處)卻很難說服讀者:陸小鳳不是吃軟不吃硬嗎?怎麼會接受藍鬍子的脅迫去找羅剎牌?陸小鳳不是最重視朋友嗎,陸小鳳的朋友不是最瞭解陸小鳳嗎,怎麼可能發生《幽靈山莊》事件,老刀把子(木道人)怎麼可能相信陸小鳳會幫他?

前三部優點不再贅述,在此略批後兩部。《銀鉤賭坊》古龍極盡曲折之能事,只落得無味冗贅,即便加以眾多美女,也只讓故事過於複雜難讀,且前兩部的女主角薛冰、歐陽情在美女出現後,竟然就此消失於陸小鳳的心中!《幽靈山莊》最後由葉雪血刃殺父仇人||實為生父,似乎是天網恢恢、頗耐人尋味的結局?告訴諸位看官,這種寫法古龍早期就寫到爛了,何況許多尾巴沒收。

須注意的是,和古龍歷來少寫兄弟相反,本系列幾乎每一部都寫姐妹(親的、堂的、同母異父的、從小一起長大的),寫姐妹心結、寫姐妹如何為男人互相出賣陷害。不難揣測古龍認為:男性可以沒有兄弟甚至女人,但不能沒有朋友;而女人難有手帕交,重男人勝於其他。

 

接著,挑幾個較少人注意到的地方,以茲參考。

第二部《繡花大盜》中,金九齡使大鐵椎對上陸小鳳的繡花針(『破案』):

  這大鐵惟實際的重量是八十七斤。一柄八十七斤重的大鐵椎,在他手底施出來,竟彷彿輕如鴻毛,他用的招式輕巧靈變,也正像是在用繡花針一樣,這一招施出,竟暗藏著六七種變化,卻聽不見絲毫風聲。陸小鳳嘆了口氣。

回想《情人箭》藍大先生和帝王谷主「鐵椎對絲縧」之戰:(第一四章天鎚)

  他一心只當這藍袍老人,掌中鐵椎用的必然是橫掃,下擊,以及崩、撞、開、劈、砍,這一類威猛霸道的招式。

  那知道百斤鐵椎,到了藍袍老人手中,竟如拈草芥一般,點、剁、削、刺,用的竟是劍招,招式雖然仍是大開大闔,正氣堂堂,但卻又迅快輕急,變化如意,當真是有劍法之長,卻無劍法之短!

大家讀來以為如何?

再者,第四卷《銀鉤賭坊》之〈松花江下〉,陸小鳳屢遭挫折、被女人引火玩弄,終於忍不住向送下酒菜來的陳靜靜出手洩火。本段一改之前引人暇思、老套的寫法,簡單的筆調讓人耳目一新:

陳靜靜沒有讓他說下去,微笑道:「假如我怕,我為什麼要來?」

這句話如果是丁香姨說出來的,一定會充滿挑逗,如果是楚楚說出來的,就會變得像是在挑戰。

但是她的態度卻很平靜,因為她只不過是在敘說一件事實而已。

||我知道你是個君子,所以我來了,我也知道你一定會像個君子般對我的。

這件事豈非本來就應該像是「二加二等於四」那麼簡單明顯。

在正常的情況下,一個女人用這種態度來對付男人,的確可以算是聰明的法子,只可惜陸小鳳現在情況並不正常。

現在他不但情緒沮喪到極點,而且氣得要命,不但氣楚楚,氣李霞,氣唐可卿,更氣自己,只覺得自己這兩天做的每件事都該打三百大板,事實上,這幾天他全身上下都好像不對勁。

陳靜靜又道:「我特地替你帶了風雞和臘肉來,你總該吃一點。」

陸小鳳盯著她,緩緩道:「我只想一樣東西。」

陳靜靜道:「你想吃什麼?」

陸小鳳道:「吃你。」

沒有反抗,沒有逃避,甚至連推拒都沒有,這件事無論怎麼樣發展,她好像都早就已準備接受了。

她的反應雖不太熱情,卻很正常,一個女人在正常的情況下,接近了她的男人,事情好像本就應該是這麼樣簡單而自然的。

現在他們的激動已平息,她慢慢的站起來,整理好自己,忽又回過頭來向陸小鳳笑了笑,柔聲道:「現在你想吃什麼?」

陸小鳳也笑了:「現在我什麼都想吃,就算你帶了一整條牛來,我也可以吞下去。」

兩個微笑著互相凝視,一件本來應該令人悔恨憎惡的事,忽然變得充滿了歡愉。

陸小鳳看著她,除了這種和平安詳的歡愉外,心裡充滿感激。

所有不對勁的事,雪般溶化消失了,他忽然覺得全身上下都很對勁||一個女人在男人身上造成的變化,往往就像是奇蹟。

陳靜靜眼睛裡閃動著的那種光芒,也是快樂而奇妙的:「現在我總算明白了一件事。」

陸小鳳道:「什麼事?」

陳靜靜道:「無論多好的菜,裡面假如沒有放鹽,都一定會變得很難吃。」

陸小鳳笑道:「一定難吃得要命。」

陳靜靜道:「男人也一樣。」

陸小鳳不懂:「男人怎麼會一樣?」

陳靜靜嫣然道:「無論多好的男人,假如沒有女人,也一定會變壞的,而且壞得要命。」

她臉上還帶著那種令人心跳的紅暈,笑容看來就彷彿初夏的晚霞。

古龍性情中人、文為心聲,看到、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作品洋溢古龍獨特氣息。這樣的他,常將對女性的疑問、觀察寫入書中,反倒少以細筆寫男性;本段則不然,這次寫男人鬱悶、孩子氣的一面,不再也不能用以往常「無奈又憐愛」的語氣發表意見,因此相形之下似乎弱了些,其實才特別有意思,值得我們留意。同時,與其由作者不斷述說主角有弱點,不如此段,才真正將陸小鳳(男人)的弱處「曝光」。

 

最後講點輕鬆的。《決戰前後》末,皇帝承諾讓陸小鳳任許心願,大家認為他的要求是什麼,使得聽到的人個個笑得前彎後仰?我自己猜: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越快越好。

  又,冰上市鎮拉哈蘇的描寫,是杜撰、體驗,還是做過功課?一七五頁。

 

, , , , , , ,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