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系列共有八個故事:《血海飄香》、《大沙漠》、《畫眉鳥》、《借屍還魂》(鬼戀傳奇)、《蝙蝠傳奇》、《桃花傳奇》、《新月傳奇》、《午夜蘭花》。當初敝人依風雲時代「古龍全集」視前三部為「楚留香傳奇」、後五部為「楚留香新傳」,於此不再更動,然古龍親定之楚留香新傳,唯有《午夜蘭花》一部(原預計寫四部)。特此說明。

  一九六七年《楚留香傳奇》於香港武俠世界連載,後由『真善美』出版。
  一九六八年接續的《俠名留香》,分《借屍還魂》(即《鬼戀俠情》)、《蝙蝠傳奇》兩部。後由春秋出版。
  一九七二年,相隔四年、五部作品,又出續作《桃花傳奇》。亦由春秋出版。
  一九七九年,漢麟/萬盛出版《新月傳奇》。
  一九八三年,中國時報連載《午夜蘭花》。
  資料來源:葉洪生《臺灣武俠小說發展史》附錄古龍創作時間表、冰之火《古龍小說年表及相關校注》。

俠名留香(借屍還魂、蝙蝠傳奇)

  萬盛版將《借屍還魂》併入《蝙蝠傳奇》,而風雲時代則分為兩部,讀友若找不到《借屍還魂》(我跑遍楊梅圖書館、五間租書店不是沒有就是被租了不還),可以跟我一樣找萬盛版,一部抵兩部!(笑)
  《借屍還魂》不同於楚留香遇到的其他懸案,犯人不殺不害,動機非常可愛。
  楚留香特地為其中一個有情人開解:

     楚留香搖了搖頭﹐嘆道:「這女孩子若要你莫去找她﹐她的意思也許就是要你去找她﹐你勞連這道理都不明白﹐怎麼能做男人。」
     倚劍怔了怔﹐癡癡道:「但她說她永遠也不要再見我。」
     楚留香嘆道:「那是因為她覺得你太沒有勇氣﹐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你若真的愛她﹐就該鼓起勇氣向她求親。」
     倚劍道:「她若真有這意思﹐為什麼不說出來?」
     楚留香苦笑道﹕「她若肯說出來﹐就不是女子了。」
     倚劍怔了半晌﹐忽然將頭撞在地上﹐病哭著道:「鳳雲﹐我該死﹐我是個混蛋﹐是個呆子……可是妳為什麼要這樣做﹐妳不但害苦了我﹐也害了自己。」
     楚圖香嘆了口氣﹐喃喃道﹕「其實你也用不著難受﹐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每個男人都會變成呆子的。」


  由於前作《楚留香傳奇》內容精簡、伏筆清楚、交待完整,讀新傳時深怕錯過線索不免仔細搜捉,因此發現兩個不知算不算漏洞的漏洞。
  其一,《借屍還魂》第三章『唐突佳人』,薛衣人初見(?)楚留香那段,我還以為此『蝙蝠公子』跟接下來《蝙蝠傳奇》有關。
  薛衣人目光閃動﹐道﹕「據聞金壇千柳應的『蝙蝠公子』無論武功人望﹐俱已隱然有領袖中原武林之勢﹐但閣下顯然不是蝙蝠公子。」
  其二,楚留香到小屋發現粉盒--怪哉,他不是聞不到東西嗎?
  楚留香用手指沾了些花粉,抹在鼻子上,仔細嗅了很久,嘴角漸漸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楚留香、胡鐵花的設定不能錯過。
  一、胡鐵花其實很帥。《借屍還魂》末章:
     這人濃眉大眼﹐居然是條很英俊的漢于﹐尤其是一雙眼睛﹐亮得就好像兩顧大星星一樣。
  二、胡鐵花和楚留香並非年輕小伙子(兩人相隔七年才於《大沙漠》重聚,還年輕才奇怪)。《蝙蝠傳奇》第二章「玉帶中的秘密」:
  胡鐡花也笑了,道:「虧你還記得我的年紀,我這個人能活到三十三歲,想來倒也真不容易。」
  三、楚留香有鬍子!《蝙蝠傳奇》第四章「心懷鬼胎」:
  胡鐵花常常都在奇怪,這人(楚留香)的臉皮如此厚,鬍子怎麼還能長得出來?

  胡鐵花暗中嘆了口氣,有件事他總是不明白!
  為什麼楚留香遇上的女孩子總是如此純真,如此溫柔?
  為什麼他自己遇上的女孩子不是神經病,就是母老虎?


  另,《情人箭》也有一個火鳳凰,是蜀中唐門的女兒,一樣火爆脾氣,但愛自做多情、長相不甚如何,下場更是淒慘。《楚留香系列》裡的「火鳳凰」,名為金靈芝,是「萬福萬壽園」金太夫人第三十九孫女。



桃花傳奇

  風雲時代《古龍全集》系列,全二冊。
  相隔數年再寫楚留香的故事,古龍於開文楔子引介「獨一無二的楚留香」,算是給讀者和自己重溫、暖身。有句「他活著的時候……」讓人心頭一驚,想想應該只是誇張說法,然而讀完本部再回頭參詳本句--嗯,以下省略。
  閱讀本部,約略有三個重點:
  從楔子即可看出古龍打算修正楚留香過於完美的部分,他特地告訴讀者「冷靜並不是冷酷,他的心腸並不硬,所以他偶爾也會上一兩次當……」,事實證明本部的確著重在楚留香接近凡人的一面,隨劇情進展,古龍刻意暴露楚留香的弱點,包括對女人沒輒、太過聰明謹慎反而處處懷疑放不開,等等。總之「使楚留香真實化」不啻是本部重心,亦是值得讚許加分之處。
  再者,與上一部《大人物》大頭凡馴妻記相反,《桃花傳奇》可說是張姐姐收夫記;前者馴伏花癡女、後者收服花心男,兩相對照皆「馴者在暗、被馴者在明」,頗有意思。前者馴妻法為「放任她自己去碰去撞,再由男方出面收尾」,而後者收夫法呢?呵呵,答案就在書中,眾姐妹趕緊去找來看吧!
  另外,我們可以發現古龍進入中期以後,一路寫來,重心逐漸由「故事」(《楚留香傳奇》、《多情劍客無情劍》)過渡到「人性掙扎」(《多情劍客無情劍》、《蕭十一郎》、《流星.蝴蝶.劍》),接著集中焦點讓主角「自我探索」尋求成長(《大人物》、《桃花傳奇》),可說是越寫越深入。如果一口氣讀完《楚留香系列》(舊、新傳),很容易對本部《桃花傳奇》失望,因為古龍寫作重心已然不同,不再如同系列前幾部「好看」;事實上,本部的價值絕對不遜於前面幾部。
  寫作技巧方面,古龍文體確立後,某些特點常會使用過頭;如本部故事開始,誇張的層遞式寫法、一句一段的句法,著實讓人生膩(葉老所謂「文字障」?),所幸進入正文後古龍有收斂一點。

新月傳奇

  這部很無聊,從頭無聊到尾。結尾更是莫名其妙:楚留香殺不了,由新月公主獻身殺於枕邊?這是古龍寫的嗎?寫男人的沒用、女人的犠牲?亮點只有幾個描述片段:新月公主她老媽、新月公主和楚留香圈圈叉叉……。楚胡鬥嘴是好笑,然而大部分的故事我讀到快睡著。

午夜蘭花

  由序來看,這部應在《英雄無淚》、《飛刀又見飛刀》之後,「置死地而後生」的作品。
  有人說它是現代主義的佳作,說它具文藝性、先鋒性,就算是,我也只能說他失敗了。
  零亂瑣碎、沒有架構就算了(恕敝人愚鈍,為了找架構,還特地打出回目,還是看不出有何匠心獨運處),還沒有邏輯。詩意?在我看來是廢話一堆,走火入了魔。
  邊城兄說得好:「所有的人物被提純為一個符號……借用不斷的議論和第三者不靠譜的吹捧來完成對楚留香的神化。」板友楓兒說得含蓄點:「我所瞭解的小說,以情節為身體,以人物為靈魂。而我在《午夜蘭花》中所看到的,是遙遠破碎的影像。那老電影斑駁的痕跡,時刻提醒著我,我只是一個旁觀者,遠遠的觀望……」
  本部的意義,大柢在於古龍要正本清源:「你們當我死了嗎?我雖死猶生!楚留香、胡鐵花才不是你們所想(演)那個樣子,正港的在這裡!沒關係,我知道你們對我又愛又恨,才假借魚目三姝把楚留香和我引出來做『飛蛾』,那我就撲火給你們看!」以上純為本人胡亂模擬揣測,切莫當真。(笑)

, , , , , , , ,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