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台灣近年推理文學熱越燒越旺,各家出版社不斷引進國外的推理作品,同時讀者之中,亦有不少人讀而優則寫,投入創作和評論的行列。皇冠出版社此時與國外出版社聯合舉辦「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規模可謂盛況空前。

  本屆入圍決選的三部作品:《冰鏡莊殺人事件》《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虛擬街頭漂流記》風格大相逕庭,恰與當今推理文學範疇益廣、形式日益多元的發展不謀而合,可見評審委員之用心。活動辦法中,明列必須符合島田老師的「本格定義」(註一)才有資格參加,其中《冰鏡莊殺人事件》相較於其他二者,可謂相當符合「本格定義」之要求,然而最後卻由結合科幻與推理的《虛擬街頭漂流記》掄元。據島田莊司本人的說法:虛擬一書較具「前瞻性」。為勉勵台灣推理文學創作,以下本文僅就落選的《冰鏡莊殺人事件》、《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兩部作品,分析討論。

 

 

二、結構繁複緊密的《冰鏡莊殺人事件》

冰鏡莊殺人事件

   一部作品的好壞,尤其推理小說,常賴作者架構佈局的能力;《冰鏡莊殺人事件》的作者顯然是箇中老手。本作分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聚集〉。作者在讀者尚未進入狀況、最容易忽略的前兩章,借由幾個小細節(角色閱讀的剪報、僅為委託主角而出現的人物、看似不經意的物品及名稱敘述),若無其事地埋下動機、犯人、機關等,幾近全部的關鍵點。

  第二部分〈謀殺〉,手機魔術、東西不斷失竊、角色和屍體的失蹤、物品自動歸位、密室殺人、雕像殺人等等,大大小小的謎團,豐富而多彩。另外,主角列出數種可能性,卻沒有胡亂揣測、釋放煙霧彈來誤導讀者,值得稱許。至於對殺人犯類型以及推理名著的解說,資深推理迷或嫌累贅,卻是對一般讀者的體貼,亦可見作者的襟懷。

  到第三部分〈解謎〉,有讀者質疑機關的公平性,懷疑無法推演。前文已提及作者早在第一部份就將關鍵展現在讀者面前,並且,與其華麗神妙到無法實現,不如利用現實中存在的機關來得讓一般讀者信服。

  全書總共二十二張的說明圖片,相當清楚明白;扣掉男主角意淫的部分,沒有多餘的情緒描寫,顯得乾淨俐落;幾個有趣的詞彙組合,如「洩密的心臟」、「吐司的腹部」使作品生動起來。不過在人物塑造方面略顯生嫩,如:

  「徐于姍--也就是他老婆--則打扮得像埃及豔后,不斷用眼神媚惑著周遭的人,散播在文化議題中,繼語言暴力之後最讓人反感的眼神暴力……」

  角色出場時,這樣主觀的描述、判斷,與其由作者寫成旁白,不如借由其他角色口中或心裡說出,再適時輔以與其他人的互動,應該會自然得多。

  

 

三、具溫度、省思的《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

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

   本作敘述方式採第一人稱局內視點,輕鬆隨意,可惜因此結構略為鬆散,也是這類文體的硬殤。它沒有章節目錄,僅由簡單的中文數字分為二十九個段落,並與冰鏡一書同樣穿插「嫌犯視點」為支線,以增加文體的變化,比較如下:

  冰鏡:主線(主角)第三人稱,支線(犯人)第一人稱,支線時空與主線同時。

  快遞:主線(主角)第一人稱,支線(犯人)第三人稱,支線時空在主線之前。

  快遞的「案件重現」,不如冰鏡「同步轉播」來得挑釁、具緊張感。

  此外,本作謎團少而簡單,案件在劇情開始沒多久即已發生完畢,主角雖然被嫁禍,卻沒有危及性命的緊迫性,而且也會「有人」會幫主角澄清嫌疑,因此若非文字流暢自然,加上讀者對書名的期待,並不容易促使讀者往下翻閱。

  然而,本部作品使用現今推理文學界正流行的「敘述性詭計」。(註二)  

  首先,巧妙利用及規避「偵探即犯人」。劇情初始,好友義不容辭幫主角「分析案情」--理性的好友加上感性的主角,一對完美偵探搭檔於焉檔誕生,讀者情感上不會懷疑這個好友;進行到一半,兩人「理念不同」分開辦案,好友離開偵察行列(主線),等最後揭穿好友正是犯人時,讀者才不會無法接受。

  其次,本書主角明明是第一人稱「我」,其內心活動(何時開始懷疑好友)卻沒有展現在讀者面前,可以說是主角逃避面對,卻仍免不了作者刻意隱瞞之嫌。

  不過本作最易為人詬病的,還是邏輯推演的錯誤。根據書末主角找好友攤牌時的說法:

  「我今天早上打電話給她(美雯),她才跟我說,你們分手是因為有了第三者。換句話說,你跟我說了謊。(中略)當我發現你說謊,我自然會開始懷疑你,思考的方向就一下子轉到了你的身上。」

  我們來看看這通電話是何時打的:劇情進展到案情陷入膠著,主角鬼打牆、讀者也快沒耐心的時候,主角突然巧遇好友(犯人)的前女友美雯,美雯請主角轉告好友「我原諒他」,什麼都沒多說,主角當晚就跑去大醉一場(讀者看到這裡已經一頭霧水了),清醒後打給江警官證實好友提供資料為偽,最後才打給美雯問分手原因||這通電話顯然是為了求證,而非主角的起疑點。事實上,作為破案關鍵,「巧遇美雯」只比「巧遇江警官」好一些,此後不但轉折太快(所有動作發生在短短一天之內),也不懂主角如何「看清」。至於其他不合理的小地方,於此不再多談,總之,落選評語:「推理性質薄弱、缺少『知性刺激』」,並非妄言。

  回頭來說,作者捨去其部落格原簡單有力的刊載名「情歌快遞」,取了《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這麼一個冗長卻具省思性的名字,可以看出作者企圖,可惜就作品本身而言,這個「深意」展現得還不夠。

  「日子久了,人總是會變。」Andy、阿智兩對「情歌快遞」的委託人都走向分手,前者因為戀上援交妹,後者則說是女方遇到瓶頸,書中把兩者解釋成不可抗力,尤其是前者,借此彰顯悲劇感,警醒人們珍惜當下的幸福。然而「原幸福」鋪陳不足,加上解謎行為轉移讀者的注意力,力道因此差了一些,「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這句話,也變成純粹是硬漢主角的嘆息跟自我安慰。

  

四、總結

   假若《冰鏡莊殺人事件》是清爽精緻的夏日甜品,《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就是微溫的秋季拉麵。前者若能加強人物刻劃與反思性,必能更上一層樓;後者若能勤加寫作,磨練筆力和完稿度,日後必有所成。

  期待兩位和其他落選作者再接再勵,挑戰下一回合。

 

註一:島田莊司對本格推理的定義http://www.crown.com.tw/no22/SHIMADA/S1_a.html

註二:作者利用敘事結構或文字的曖昧性來誤導讀者。

 

讀冊購書頁:《冰鏡莊殺人事件》《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

, , , ,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