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書店買的萬盛七五年再版(初版六七年)一、二冊,湊上漢麟六七年版下冊。

神奇的是,除了出版社、分冊不同(前者原三冊,後者原兩冊),其他如封面、題字等等,通通一樣。

  以下是心得正文。

 

  一群性格歡樂開朗的主角。

  主角也是人,所以他們也會有秘密煩惱。

  朋友互相幫助開解。

  大家一起走向美好歡樂的人生。

 

  老實說,這部我的評價普通。

  (將《歡樂英雄》視為古龍第一作品的讀友可以跳出本文了。)

  或許未讀以前期望太高,因此讀過之後便有些失望--

原來歡樂英雄並非真歡樂,而是建立在悲觀上的樂觀、架構在逆境上的苦中作樂。

  『殺人與被殺』章末,寫王動的笑容:

這淡淡的笑容,正象徵著他對人生的瞭解得多麼深刻。

  所以他對任何人都沒有很大的要求。

  看到這種句子,讀者心裡頭酸比笑多吧!

「無論如何都要樂觀向上--因為人生本是苦悶的。」

「既然開心、不開心際遇一樣差,又何必不開心?」

  沒有人發現這樣的想法其實很悲觀嗎?一點都不「歡樂」。

  故事後半,他們的秘密一一揭開,最後皆大歡喜,是要告訴我們「只要保持樂觀向上的精神,美好的結局就會等在前方」?

  誠然這本是古龍思想之一,往好的方面看,證明本部確實是古龍作品;往壞的方面看,「苦中作樂」(偽歡樂)實在不足以做為一本書的主題。原本好好洋溢其他作品、與其他特色相輔相成的古龍式幽默,現在特別獨立出來,相形淺薄。

  或許有人認為本部這樣反而單純、大大闡揚古龍精神,我只能說:太著痕跡的苦中作樂,比起釋然的一笑、偉大的同情心,不過是仍在進化中的古龍。

  有人說《歡樂英雄》的獨特成就:(一)脫離了傳統的江湖模式;(二)塑造了幾個平民英雄;(三)人性的深刻與尖銳;(四)自始至終積極熱情的生活態度。  

  我必需說,這些都是古龍本來就在寫的,並非本部才有的「獨特成就」。

  傳統江湖模式是什麼?古龍本來就不太著重這方面,何況《歡樂英雄》沒有幫派?平民英雄?《蕭十一郎》以降主角皆平民出身。落到沒錢窘境的主角,《護花鈴》不就是?第三點不用說,第四點前面講過。

事實上,本部不過是古龍把之前的概念放大加深:他想寫貧窮的主角,在本部讓主角更窮;他不想寫大規模的地域、江湖,本部就乾脆只寫一個鎮……。卻也不算是集其大成||稱得上集大成的作品是《絕代雙驕》(詳見本系列《絕代雙驕》一文),要集大成必需抽其精華,《絕代雙驕》抽出早期作品精華,濃縮於開文,之後匠心獨運寫出好看又成熟的作品;《歡樂英雄》則相反,將特點敷衍成整部,卻沒有強而有力的設定及緊密精采的故事做後盾,寫法散漫,自然缺點成篇:完全白話敘事體,以至對話多而冗長、廢話連篇;設定層次未明、結構鬆散、平板單調,還有,不夠歡樂(笑)。

  舉這個例子,是說明古龍寫《絕代雙驕》較《歡樂英雄》花費更多心思筆力,不表示我比較喜歡《絕代雙驕》,也未否定《歡樂英雄》在古龍創作生涯中的意義||兩者於古龍寫作歷程皆有一定代表性||但要將《歡樂英雄》說是古龍第一小說,實在差太遠,太感情用事了,要知道古龍才華功力不只如此而已。

  再說,難道非得架構在逆境上,才能寫歡樂的故事?即,必得讓郭大路一直為人否定、讓王動曾經遭遇不好的事、讓燕七不斷被人追殺、讓林太平與家人存在誤解、讓富貴山莊如此髒破……,才能寫他們「歡樂」的一面?

  以我對古龍所知,我相信他還有更好的寫法,只不過他沒有去想而已。

  忽然想到,真正的歡樂英雄--奇儒《談笑出刀》,開朗寬闊、歡欣自在。

《歡樂英雄》或許是古龍寫得最輕鬆的作品,卻絕不是最快樂、最好的作品。

 

  友情的部分,不再贅述。我好奇的是,古龍一開始便設定燕七是女孩子嗎?自《楚留香系列》開始,他慢慢嘗試寫同性戀的角色,在燕七性別未明之前,郭燕一對真的很像同性戀,不知當時讀者接受度如何?加上丁情《邊城刀聲》的廣告,頗耐人尋味。可以肯定的是,古龍不排斥同性戀。

 

  無庸置疑,《歡樂英雄》的「新嘗試」值得肯定,可惜這個嘗試並不成功。

  內容上,他想寫一個「歡樂、正面、陽光」的故事,這一點《楚留香系列》反而做得更好;技法上,他想寫成一連串獨立又相關的作品,很明顯還是失敗了。

  其他如《臺灣武俠小說發展史》提及:「郭大路、王動等角色設計,基本上仍未脫熊貓兒、胡鐵花等不拘小節的浪子遊俠典型……」(難得我和葉老觀點一致,笑),加上書中呈現出的「歡樂」段落,不過是古龍書中常有的幽默;如此既然所寫所言,皆不出過去的作品,甚至更差,無可避免,我必需說它在古龍的作品中只是普通。

  期待他更好的作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