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圖書,古龍現代武林系列。八十年初版,八二年再版。全八冊。

  依作品序轉貼古龍相關評論至今,從《武林外史》起,討論文章明顯增加:書中角色性格越鮮明,便越多讀者代入;引起越多人討論的作品,自然也就越紅。《絕代雙驕》不消說,已有太多相關文章,我一樣避開和前人重覆的部分,寫下本篇心得。

  

  本書開文即見歷來精華:生難死易、女人如火似冰、愛情真諦(心或外在)、復仇的代價等等;短短一段,集之前主題之大成,尤其「復仇」,古龍第一部作品《蒼穹神劍》即以結局(復仇的代價)質疑復仇的必要,接著幾部漸漸利用主角自省肯定復仇的不是,到《大旗英雄傳》、《情人箭》等等,古龍這個主題已寫得游刃有餘,輕輕鬆鬆把「冤冤相報何時了」的觀念植入故事,他找出自己寫作的方式,並力圖跳脫舊規,以新的方式來經營一部作品。本部《絕代雙驕》於開頭一章點破,如此筆鋒先收、中間大開、最後再以「寬恕」一闔||此後,「寬恕」便成為古龍作品之精神骨幹。

 

   小魚兒笑了笑,道︰「無論你們是為了什麼,但總算將我養大了,現在我活得既然很有意思,就不能忘記你們的恩情。」

 

  開場之慘,古龍筆下並不多見,他不是欣賞淒慘美的人,也不是故意來個什麼「天殘地缺」(這點他比較有人性、有感情);讀完全書,可以發現他以沒人性的輕輕一筆,來反襯之後洋洋灑灑溫暖輕鬆的人性故事,讀來如倒吃甘蔗般的愉快。

  裡頭有一個「天吃星」,聽來耳熟,原來《名劍風流》裡曾出現過同樣的名字;後來的孫小紅與其像蘇櫻,其祖孫賣藝的背景、善良體貼的內心,更像海紅珠。

  說實在,我很不喜歡自作聰明、眼高於頂的蘇櫻,她為自身利益利所使的心眼,比白飛飛為求生存所鍛練出來的心機,讓人討厭多了。

  江小魚和花無缺,不知有沒有人發覺他們和沈浪有一點極為相似?就是「笑容」。記得每次提到《武林外史》裡的沈浪,大家總是不解為何他無論何時何地,皆能保持那樣迷死人的笑容?在《絕代雙驕》,作者借由江小魚和花無缺,寫出兩種極端的可能,他們如何從小被要求,以至長大後無論如何皆會保持笑容。詳見原書。(笑)

  有人說花無缺是變態的木頭人,想必沒有仔細閱讀本部後段。花無缺的戲分或許不夠多,但「失策與窘迫」花無缺不比江魚兒少,尤其到後半部。誠然,江小魚外放幽默的個性較討喜,花無缺雖然不擅表達自己的情感,但是他的善良體貼並不下江小魚,而且他比小魚兒溫柔的一點,是他不會賭氣傷害別人。只能說各有千秋。

  再說江玉郎,書中寫到江玉郎誘騙鐵萍姑失身後,「伏在地上,卻放聲痛哭起來||應該痛哭的本是別人,但他居然『先下手為強』了。」現實中向江玉郎這麼狡詐的感情騙子並不少見,他們騙的往往是和鐵萍姑一樣單純的女孩子,這些女孩子結果也跟鐵萍姑一樣出賣了自己和自己身旁的人,社會上才會不時有母親任同居人侵害自己女兒小孩的事件發生。

    小魚兒呆了半晌,竟又笑了,笑嘻嘻道:「女人聲音喊得越大,說的往往越不是真話,你這樣說,我反而認為你不是故意害我了,你一定別有苦衷,也許我真該原諒你才是。」

    鐵萍姑張口結舌,倒反而怔住了,只覺得這個人所做所為,所說的話,簡直沒有一件不是要大出人意外的。

    小魚兒緩緩接道:「這也許是因為你有什麼親近的人.落在他們手上,你為了要救那個人的性命,只好出賣我了。」

    他嘆了口氣,接著道:「若真是如此,我倒不能怪你,因為我知道女人為了她的心上人,往往會連她自己也不惜出賣的。」

 

  古龍很同情這樣的女孩子,他借蘇櫻鼓勵她們,更教她們如何堅強下去:

蘇櫻道:「你若想報復,就要讓他難受,讓他覺得是你拋棄了他,讓他覺得你根本就未將他放在心上,到了那時,他就會像條狗似的來求你了。」  

  (中略)

蘇櫻道:「你覺得自己現在孤零零的一個人,身無長物,又沒有倚靠,是以心裡有些害怕,是麼﹖」

鐵萍姑黯然點了點頭。

蘇櫻笑道:「你莫忘了,你是個很美麗,很動人的女孩子,年紀又輕,這已經是女人最大的財產了,就憑這樣,你就可以將世上大多數男人擺在你的手心裡,就憑這些,你無論走到那裡都可以抬起頭來的。」

 

光憑這一節,可知古龍相當關愛女人。古龍還給鐵萍姑一個依靠,有人說如此安排委屈了她,但現實生活中,能盡心愛護、有力保護一個受到創傷的女孩子的人,難道會是自命風流未經世事的小伙子?

 

胡藥師的年紀雖然大些,但鐵萍姑這朵已飽經摧殘的鮮花,正需要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細心呵護。年紀大的男人娶了年輕的妻子,總是會愛極生畏的,更絕不會因為鐵萍姑不幸的往事而看不起她。

 

回頭來看小魚兒對女性觀感的變化,從一開始大男人語氣說桃花(「多情的姑娘,情總是不專的。」)、小仙女(「女人對第一個打她的男人,總是忘不了的。」)、鐵心男(「女人明明被人說中了心事,也是萬萬不肯承認的。」),到為鐵心蘭所救自慚自愧(「我瞧不起女人,尤其是鐵心蘭,只因我知道她愛我,所以就拼命令她傷心,但到頭來都要她犧牲自己來救我!」),之後他再遇到女孩子,如海紅珠、段三姑娘、鐵萍姑等等,嘴上便不再如此輕佻,直到邂逅蘇櫻,拿她沒辦法為止。

 

    鐵萍姑道﹔「只因男人都不喜歡有頭腦的女孩子,他們都生怕女孩子比自己強,所以越是聰明的女孩子,就越是要裝得愚笨軟弱,男人既然天生就覺得自己比女人強,喜歡保護女人,女人為何不讓他們多傷些腦筋,多吃些苦。」

    小魚兒大笑道:「如此說來,愚笨的倒是男人了,……但你連一個男人也不認得,又怎會對男人了解得這麼清楚?」

    鐵萍姑道:「女人天生就能瞭解男人的,但男人卻永遠不會瞭解女人的。」

    小魚兒嘆了口氣,道:「這話倒的確不錯,一個男人若自以為能瞭解女人,他受苦的日子就不遠了。」

 

  結局想當然爾皆大歡喜,怪的是十大惡人自殘而死,江氏父子卻能苟活下來?說「寬恕」,江氏父子根本不可能改過,他們光憑嘴和心眼,不用武功就能害人,幹嘛還讓他們活著呢?讓他們活著不過多害別人,真讓人為收留他們的顧人玉家擔心。這已經不是寬恕,而是逞英雄、耍帥了。

 

  猴子送酒,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沈輕虹和金猿星受困山洞那一段(第二十五章),總不成是小魚兒拿水跟猴子換酒?難度太高了。

 

    他話裡雖然帶刺,「獻果神君」聽來卻反而甚是得意,大笑道:「猴兒們的脾氣,天下還有誰比我摸得更清楚,我將石頭從洞口拋出去,打它們,它們自然就會將果子從洞口拋進來打我們。」

    小魚兒道:「它們拋的若也是石頭又如何?」

    獻果神君咯咯笑道:「外面懸崖百丈,哪裡來的石頭……」

 

最後我有兩個問題:「饒他們奸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腳水。」這句很耳熟,書中出現不下三次,是古龍自己發明,為人廣傳,還是出自何處?又,萬象「古龍現代武林系列」封底新詩是萬象自己亂編,還是抄誰的?跟古龍風格完全不像啊。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lightlight
  • 呵,大大跟我想的一樣,我也覺得江別鶴那兩仔退場的太爽了。

    我有收藏的故事,就是絕代雙驕,多情劍客無情劍,邊城浪子,九月應飛,可能還會添一下武林外史吧。雖然楚留香與陸小鳳不錯,但是質不純,讀古龍書也像喝酒一樣,雖然酒不純能喝,但是喝來爽度就有差。
  • 多情、邊城、九月和武林外史,再差一部《天涯明月刀》和《飛刀又見飛刀》就全系列了 XD 兄台覺得怎麼樣才算得上質純呢?

    BSL 於 2013/10/21 00:03 回覆

  • Slightlight
  • 只要幾乎都是古龍所著,那就夠純了。古龍手腕傷了之後,雖然有弟子丁情手寫古龍口述(如《菊花的刺》),但是終究不是本人所著,寫出來的東西會有點差。據我所知,多情劍客無情劍一書全是他所寫,絕代雙驕很小部分由倪匡代筆,質都很純。

    其實要分辯還是得要靠大大這種專業龍迷才能知道,以前曾聽說《槍手,手槍》是偽作,我一看該書,但在序上古龍說那是他自己所著很多人卻說那不是......等等,讀了一點,覺得有些怪異,又上網一查,結果當真峰迴路轉,那篇序是古龍掰的,那書真不是他寫的....囧rz。

    不過就算純,也不一定香,絕代雙驕,小李飛刀,三少爺的劍這種故事也是「陳」出來的。蕭十一郎,歡樂英雄,七種武器應該可以稱的上是特調吧?

    可惜末期古龍靈感放盡,酒放太久,苦了,酸了,又沒有新酒套進去,又不知為何,從未動過修稿的念頭,否則以他才情一定不遜於金庸呀。
  • 古龍會為了提攜後進,讓後輩掛他的名字,甚至會出現你說的那種古龍背書的情形 XD
    兄台形容的很好,純、陳,與特調,這樣的比喻別致又貼切 ^^
    古龍有些偽作、代筆一直沒有定論,大陸「古龍武俠論壇」有很多考據和討論,我自己是會去查維基和百度,已經有熱心網友整理上去,查閱很方便。
    古龍晚年「大武俠時代」的構想(短篇)很不錯,可惜英年早逝。

    BSL 於 2013/10/22 00:37 回覆

  • 蘇芳色
  • 饒他們奸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腳水,這句似乎是由水滸第六回孫二娘同武松的對手戲化用出來的?
    原句為:「由你奸似鬼,喝了老娘的洗腳水」
  • 喔喔,謝謝 ^^

    BSL 於 2016/01/19 09: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