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時代九六年版 全十冊

  四年前即讀過一遍,印象是「有頭沒尾、故事紛亂」,非必要不會重讀;如今再讀,比起《名劍風流》,倒也不覺繞來繞去厭煩。

  這部和以往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進步,在於女主角的描寫。

  目前為止,還沒有哪一部的女主角像朱七七一樣比男主角戲份多,甚至佔去大部分的戲份;較以往的女主角,也不再是「神來一筆」似地描寫,而是花費許多篇幅讓她內心獨白,讓她單獨行動、帶動劇情,並借由和她的互動,寫出主要配角(金無望、熊貓兒、王憐花)的個性、心理。

理應並列的對比女主角白飛飛,卻直到書末四分之一才開始活躍,若非作者靈光乍現,就是架構不足--本部最明顯的缺點。

  依照場景情節可分為三段:

  一、仁義莊,沈浪、朱七七出場;古墓,金無望出場。

  二、王府,王憐花、白飛飛、熊貓兒出場,包含丐幫、太行山等小段。

  三、快活林,快活王、幽靈宮主出場;最後的大漠。

  第一段最草率,配角(火孩兒)憑空消失到書末仍沒交待,金無望明明是財使,筆鋒一轉不但財氣不見了,還變成艾天蝠第二(詳見《大旗英雄傳》)。

第二段篇幅最長,全篇幾乎都以朱七七為主視角,也成了她的獨角戲。

第三段最精采,但舖陳不足:寫白飛飛不如朱七七深刻,金無望由武將轉智將沒說服力,還有其他未交待的支節。總之雖告一段落,卻不夠完整。

  比起架構完整的《大旗英雄傳》、《情人箭》,可見《武林外史》零亂的程度;但較諸《名劍風流》的硬拗,還算自然,也有個結束。

 

  架構雖弱,古龍寫人物至此部已開始成熟、定型。不只朱七七,熊貓兒、王憐花、白飛飛等,在之前作品皆有角色具相似特質,除了沈浪。

  沈浪是古龍筆下第一個接近冷血的男主角。他冷靜、淡漠,是為了他藏在最深處的心願,這心願赫然是復仇。為武林除害,也為自己報父仇。這樣子乍似無情卻有情,情到濃時情轉薄的人,小說很少以之為主角,因為很難發展劇情,現實中要做到這樣更不容易,或許正是古龍的目標。但是古龍實在把他寫得太冷了,連交朋友都用上心機,其深沈簡直不下白飛飛,然若不如此,要如何才能安全闖過一關又一關?

  「快活王」據說在原始版本有時又稱作「快樂王」、「歡喜王」,古龍為此特地在第二十九章『蕩婦與聖女』讓王夫人對沈浪提到:「你要記住,『歡喜王』、『快樂王』、『快活王』這些,都是別人替他取的名字,你見著他時,切莫要如此稱呼他。」

應該是古龍在亡羊補牢吧,呵呵。後來沈浪怎麼叫呢?就只叫「王爺」。

  關於朱七七,開文已提過。再說幾場委屈飆淚戲很搶眼,吼出平凡人的心聲:

 

  (第一二章  峰迴路又轉)

    朱七七冷笑道:「你們這些聰明人,以為這樣做法,根本沒有什麼關系,最多不過只是讓我鬧鬧笑話而已,反正我也不會受到傷害,事過境遷,大家哈哈一笑也就罷了,由此可以更顯出你們是多麼聰明。」

 

  (第一八章  請君先入甕)

    她咬牙強忍著目中的淚珠,嘶聲接道:「但你們這些聰明人難道從未想到,如此做法,是多麼傷我的心?你……你們憑什麼要傷我的心?」

    她抬起頭,臉上又滿布淚痕,接著道:「但你如何不想想,我是為了什麼才這樣做的。我……我若不是為了你,又怎會做出這樣的事來?何況……你說那道理簡單,我卻覺得大不簡單,世上的人,並非個個都和你一樣聰明的呀。」

 

可惜很不巧我不喜歡她。感情豐富就算了,又處處留情,還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沈浪說的好:「無意傷人有時比有意傷人還可惡。」也贊同某位網友的意見:永遠長不大的她,不可能和沈浪長相廝守,否則以沈浪的個性,只能忍讓她、為她收尾一輩子,不可能幸福。或許要像熊貓兒這樣豪爽放得開的男兒,和她在一起才會快樂吧。

另外,「火一樣的女子」在《情人箭》就寫過了,即三紅夫人中的「烈火夫人」,剛好讓古龍拿來典型化之前的女主角特質,並獨立對比出白飛飛這一型。

  白飛飛,我不是特別喜歡她,但她確實讓我敬佩。「女人為什麼總是受人欺負,只因為女人往往只知流淚,只知痛哭,但眼淚卻是什麼事也不能解決的。」她說。她的堅強、韌性,正是所有女人的表率。

  雖然沒有一個特別討喜的女主角,但在女主角的寫作上,已經是一大里程碑。我們回頭看看古龍以前的作品,如這部一樣兩相對比的雙女主角,便是《護花鈴》的梅吟雪和葉曼青,當時古龍功力不足,兩人對比不夠鮮明,且一面倒向梅吟雪;到了本部《武林外史》,雖然兩者筆墨仍嫌不均,但「心計深沈、貌美功夫強」型的女主角,到白飛飛已臻成熟。無論如何,古龍對朱七七與白飛飛的描寫,已非時下常見兩女一男配,兩女無論在外表心智總是一柔弱一倔強,對比既明顯又誇張(也容易下筆)的寫法能及。

  特別提「染香」這個女角。她明明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和沈浪相處、知道世上還有像他們這樣的人以後,被王憐花強上時的心境轉折,值得一觀。

 

  之前討論《飄香劍雨》,曾問及古龍「善意的敵人比惡意的朋友好」之類的句子

出處,板友提到《多情劍客無情劍》、《飛刀又見飛刀》,結果原來《武林外史》也有--以下摘錄自第一四章『初脫虎口時』:

  金不換道:「你……你連誰是敵人,誰是朋友都分不出麼?」

   冷大道:「我寧可有他這樣的仇敵,也不願有你這樣的朋友。」

  這句話包含的哲理,正是說:「卑鄙的朋友,遠比正直的仇敵要可怕得多。」

 

  一路看下來,古龍從「嘗試新主題」、到「著力於不同的寫作重心」,筆風逐漸成熟,接著便是名作系列。我們拭目以待。

, , , ,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