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2.jpg  

  本書是一般性向,且可獨立閱讀。

  本文有劇情透露,但應不妨礙閱讀樂趣。

 

    ***

 

  既然找不到相關心得,就只好自己寫了。(誤)

  從三年前《浩然劍》新書發表會講起。(感謝友人方熱情提供資訊XD

  趙:我想寫關於友情和追殺的故事~

  友:寫友情,你比得上古龍的《歡樂英雄》嗎?

    寫追殺,你比得上溫瑞安的《逆水寒》嗎?

  趙:......rz

  當時場面雖然一度尷尬,事實證明《浪跡天涯》確實做到了。

  作者不受前人影響,寫出了自己的江湖,自己的浪漫。

 

    ***

 

  《浪跡天涯》乍看之下,還以為是講流浪的故事,結果是流浪沒錯,只是有人拿刀在後面追殺而已。什麼,這叫逃亡?

  好吧,逃亡嘛,免不了有死傷,有犠牲、背叛,一般作者會把它們放大,以營造壯烈淒美的情境,讓讀者氣憤填膺、心生同情,簡而言之,就是灑狗血啦,好吸引讀者繼續閱讀下去,即便明知主角威能,不可能會掛點。

  然而本書作者不同,人情冷暖只緩筆代過,傷亡流血也不甚明顯,一切似乎那麼理所當然,引用書中人物莫尋歡所言:「不救你,那是正常,是世理人情;救了你,那是你福氣。」總之先吃飯再說,「吃得飽飽的,前面的路還不一定怎麼樣呢!」

  再說,武俠本就是一種浪漫的文類,仗義行俠、飲酒狂歌、以及朋友義無反顧的相挺,這些在現實中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到了武俠小說裡,一切都有可能。

  所以我們看到主人翁在「浪跡天涯」的同時,還能保有那份閒情逸志,賞景品食、說笑作樂。

  當晚越贏開了一罈竹葉青,倒一點給江中的魚兒,卻見魚兒搖頭擺尾,頗有醉態。越贏笑道:「做一盤子醉魚吧。」

  冼紅陽坐在船頭搖著腳,「我要吃醉蟹,醉蝦也成。」

  一把魚竿從船艙中丟出來,「要吃什麼,自己去釣。」

  冼紅陽不提防,被魚竿砸個正著,他哎喲哎喲地叫起來,越贏笑道:「別叫了,你看這夜裡江景,何等動人。」

  冼紅陽依言望去,卻見月白江清,江岸兩畔薄薄的一層白霧蒸騰,又有些地方有螢火飛舞,如夢如幻。

                           章十三‧江畔月明

   我個人相當喜歡這一章,如此景色氛圍,相襯於緊湊的追殺,(尤其對書中角色而言)顯得彌足珍貴。以寫作技巧來說,或許就是人家說的,有張有弛吧!也因為如此,讀本書時,沒有《逆水寒》那麼緊迫、喘不過氣,卻更增添美感和韻味--這美感可不是故意造作出來,而是一種心境上的美。不過對有些人來說,或許會不夠血性就是。

  然而,誰說江湖一定要血性?

  --江湖可以狂,可以癡,可以刀光劍影流血不流淚,也可以恩怨化酒,瀟灑狂歌,悠然自得。

  (摘自書封文案。難得文案沒有誇大,我也就順手拿來引用。)

  誰說出逃的同時,不能「瀟灑狂歌,悠然自得」?

  尤其當美景在前,良友在畔的時候,不欣賞珍惜一番,豈不浪費!

  於是「亡命天涯」便成了「浪跡天涯」。

  這樣的江湖,這樣的人生態度,讓人心嚮往之。

 

  而這樣的故事,必得由冼紅陽這樣的人物來帶領。

  (舉手:冼紅陽和淩松的姓,不是常見的洗和凌,莫非是刻意為之?)

  冼紅陽是個「我行我素,不受約束,落拓浪蕩,看似沒有什麼遠大志向,卻在大是大非面前有著自己的情操與道德潔癖」的人。

  按:引號引自作者自序,當然作者說了不算,要由人物自己演示出來才算,大家可以親自翻閱書本內文,看看冼紅陽是否真是如此。(奸笑)

  這樣的個性,正容易被人利用、拿來背黑鍋;書中莫尋歡分析得好:

  「你這人一無權二無勢,武功又非絕頂,有的只是一腔熱血和一個前丐幫幫主的身份。選你當替罪羊最妙不過。一則以名氣,自有人相信你做得出此事;二則你並無背景後臺,真抓了你,又會有何人干涉?」

  故事就是從冼紅陽刺殺太子(?),全國通緝他開始。

  再者,若非天生幽默豁達,換作一般人遭逢接二連三、排山倒海來的厄運和追殺,不要說身體,精神早就撐不住了,哪能繼續下去。

  請看這一段,當他知道自己殺了(?)江北大龍頭時:

   (前略)他目瞪口呆,「我現在發現,自己還真是能幹啊!」

  越贏饒有興趣地看著他,「你是夠能幹的。」

  冼紅陽頷首,「官面上是太子,黑道上是江北大龍頭,白道上我去殺誰,你覺得少林的方丈怎樣?」

  越贏思考了一下,「我覺得武當掌門比較好。」

                           章八‧江北龍頭

   讓人忍俊不住的段落,比比皆是。(和越贏討論東瀛那段,真是笑翻我也。)

  也幸好遇到跟他差不多脾氣的朋友,互相調侃吐槽一下,天大的難關,彷彿也沒那麼難走;再怎麼灰頭土臉,仍保有「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的悠然自得。

 

  冼紅陽至交--悠然公子莫尋歡,從他的稱號就可以看出,他絕對是本書靈魂人物。表面上是個無腦風流的浪子,骨子裡卻比誰都明智難惹。

  他跟冼紅陽的性命相交,不單是天性、血性,也是理性的,其他要角亦然,為對方付出的同時,也會觀察對方是否值得,一旦建立起信任,管別人說做些什麼都不會動搖,這樣子的感情才不廉價、才讓人信服。

  此外,借由書中角色談論莫尋歡的對話,還講到武俠小說甚少提及的生計問題,這些理性、現實面的東西,也說明作者不單會耍浪漫而已。

  其實當我讀到杜春的經歷時(十九歲代兄成婚,初識莫尋歡),有點懷疑小莫是不是女生,不然怎麼會因為代兄成婚而認識莫尋歡。(還是兩者沒有因果關係?)不過這些都與主線無關,等作者日後再向我們講述。

 

  本作中的女一號杜春,是個相當有魅力的角色,她有巾幗不讓鬚眉的智識與身手,兼具讓男人一見傾心的美貌與身段;在異性面前,她言談舉止都有分寸,絕不以女人的身份佔人便宜,還反過來保護男性同伴。

  書中有一段她和追兵陳寂兩人對峙,雖然身形柔美,但她持起銀鞭、一女當關的氣勢,有多少男子能及得上!這樣的女子,連女生都會喜歡。

 

  其他角色例如越贏、言守宜、林少崇、陳鷹等,亦是形象鮮明討喜,也沒有猥瑣鄙劣到讓人皺眉的角色(對我來說這也是讀起來心情愉快的原因),所謂反派,大都只是立場不同,其中也有響噹噹的男兒漢。

  只有薛明王前後性格似乎不太統一,還有最後出場的葉雲生,形象和性格有些搭不太起來。

  另外,重重關卡由不同人馬阻擋、追殺主角;可想而知如此安排的原因,不過在篇幅有限的情況下,這些人馬的面目難免模糊;如果穿插一些支線,或許會讓這些角色更有意思,整體格局也會更龐大。然而這樣是否會減少流暢度和緊湊感?這就要由作者來傷腦筋了。(以上是不負責任亂說。)

 

  說到緊湊,就講到武戲。相較於一般常見的刀、劍、掌,本作主要角色用的兵器,分別是:竹棒、長槍、飛石、長鞭,可說是挺別出新裁。隨手擷取一段:

  莫尋歡槍尖下探,微一點地,似有試探之意,這一招看似謙遜,陳鷹凝神細看,正擬接招,卻見一點槍尖如電,白森森若有白骨之光,已奔他咽喉而來!

  大概像這樣,用字不多,卻自有其氣勢和力道。

 

  最後為大家解釋幾點疑惑。

一、既然是「卷一」,是否等到全出完再看較好?

其一,本書完全可以獨立閱讀,不用擔心閱讀情緒被腰斬;

其二,作者出書的速度和品質相當穩定,不用擔心作品被斷頭。

二、《浩然劍》和《清明記》好像都有點腐味(BL向),這本呢?

這部是講一群人的友情(有男有女),沒有針對哪兩位男性特別加強,

(因為某人在加強前就退場了,只有遙想段落。咦這樣也算嗎?XDDD

反而是男女之間的感情戲比較多。

  總之,本作是一般性向,完全可以獨立閱讀,大家趕快入手吧!

 

    ***

 

  不知是否中毒太深,這部《浪跡天涯》,我硬是在裡頭看到許多古龍梗。

一、冼紅陽與《名劍風流》的紅蓮花、《武林外史》的熊貓兒。

二、兵器榜排名第三、一身白衣的飛雪劍葉雲生;銀血霸王槍莫尋歡。

三、男女友情群戲、生計討論。(歡樂英雄)

四、面對困境,微笑以對。(楚留香傳奇)

隨時找機會笑笑,鬆弛自己的神經,這就是他做人的態度,只怕也是他為什麼總是能在生死關頭中活下來的原因--一個人的神經若是太緊張,遇著了危險的事,就會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的。

  上網搜尋趙女俠相關資料訪談,奇怪的是金庸、溫瑞安、王度廬,連張恨水都提了(我完全不知道他是誰),唯獨沒提到古龍?

  或許是我見識淺薄、自作多情,無論如何,看到這些熟悉的梗,心裡頭著實歡喜。

  期待續作出版。

 

----

 

對本書有興趣的俠友,也可以參考一下置頂文,第三期【我讀古龍】徵文活動,獎品有這本喔!

古龍同好會,臉書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251005728253512

 

讀冊購書頁 http://www.taaze.tw/apredir.html?ap128832351_a_11100568279

,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哎呀,戲雪寫的真是精彩,於是有點不好意思了,抱頭~~
    是說,我一直很喜歡古龍先生,但是居然一直沒有提……啊,還真的沒有提過,難道真的應了那句話,愛的太深開不了口?(被直接拖出去打4)
    張恨水先生是民國初期的一位小說家,雖然也有少數武俠小說,但其實他主要是寫言情小說的,擦汗|||||
    PS:最後申請轉載到博客上,不知可否,多謝^^
    ——晨光
  • 姐姐客氣了,當然可以轉載,這是我的榮幸 ^^
    本來打算晚上整理好徵文(其實也才多三篇稿件),一併通知姐姐心得的事,
    想不到姐姐先來看了呵~ 
    文章裡頭有理解或引用錯誤的地方,請多多指正不用客氣喔。
    姐姐讀過的書真是廣泛,其實我在生活面也很少提及自己喜歡的作家或歌手,
    包括在書店工作時也是一樣,除非很熟的人才會知道,這也算是一種害羞吧。>///<

    BSL 於 2011/09/16 21: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