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麟六八年再版。全三冊。

 

 

  這部其實前輩已分析介紹得差不多,於此僅略述個人觀感及其他較瑣碎的部分。

  

  重點在一個「詭」字。

  題材詭異,情節也確實曲折離奇,可是東潑西灑支離破碎,架構比起前幾部簡直開倒車;寫到難解之事,就用更複雜詭異的發展帶過,用過的角色也順手丟在一邊,真不知作者有無用心?

 

於此必提人物塑造之差勁:角色淪落到配合劇情而走,甫出場的亮眼效果完全沒用,頂多沾沾醬汁,前後落差太大的結果,故事自然跟著失敗。

不說別的,就說主人翁俞佩玉,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作者說他飽經變故,所以個性特別「沈穩堅定」||唯一失控在毒品「極樂丸」下,再來連郭翩仙的催眠術都拿他沒輒,可是其他地方就看不出他哪裡沈穩堅定了;又想寫他「敦厚善良」、「成熟世故」,可是淡漠下的溫柔不如沈浪,滄桑後的老練不如李尋歡,就連胸懷磊落、懂得因時制宜這點,也不及鐵中棠。說好聽點,俞佩玉仍是古龍摸索中的主角,說難聽點,古龍很可能著重如何讓故事詭譎離奇,並未用心描繪。

以下摘錄寫俞佩玉心境,並帶出題旨的一段:

    他現在要交的,就是那些別人都視如蛇蠍的朋友,他只有這樣做,才能揭穿那些『英雄豪傑』的真面目。

    『是真名士自風流』,他現在已發覺,只要自問胸懷坦蕩,便已足夠,別人的想法又何必在乎﹖

俞佩玉有個好處便是專情,這卻是作者自爽下的產物||書中只要是年輕女性幾乎都會喜歡上俞佩玉,或和他有嬡昧關係,例如姬靈風、姬靈燕姐妹,『瓊花三娘子』中的銀花娘、鐵花娘等等。其實這在武俠小說中本是常態,但古龍作品只有少數幾部特別嚴重。可取的是俞佩玉遇到佳人在抱的緊要關頭,仍能想起最初心動對象林黛羽而沒有出軌。但這樣難道就不算負心漢了嗎?本書沒給讀者一個解釋便換手寫作,想是作者自己也無解吧。

關於人物塑造失敗,再舉主角身邊女性為例(不說女主角,是因為都不夠正格),林黛羽沒露幾次面不說,寫金燕子時(闖『銷魂宮』一段),說她是個心胸明朗的女子,卻在帶銀花娘入唐莊後就消失了。

 

   金燕子垂下頭,輕輕道:「你若為救我而死,我還能活著麼﹖」

    她突又抬頭,爽朗地一笑道:「不只是你,任何人為了救我而死,我只怕都活不下去的。」

    俞佩玉眨了眨眼睛,故意道:「你說後面這句話,不怕我失望麼﹖」

    金燕子抿嘴一笑道:「我知道像你這樣的人,必定早已有了意中人了,所以我若說只會為你而死,豈不是要你為難麼﹖」

    俞佩玉不覺又拉起了她的手,大笑道:「你賞在是我見到的女孩子中,最不會給人煩惱的一個。」

    他只覺和金燕子這樣的女孩在一起,心胸竟是說不出的舒暢,她既不會裝模作樣,叫別人為她想,也不會故意使些小心眼,用些小手段,叫別人為她煩惱,只可惜這樣的女孩子世上實在太少了。

 

  緊接著朱淚兒也是,她有著《情人箭》宮伶伶的形態脾氣,又要是聰慧世故的:

 

   朱淚兒抿嘴笑了笑,道:「一個人挨了打,反正是要疼一次的,早些疼,遲些疼又有什麼關係?你疼得越早,別人越開心,你若過很久才疼,別人就開心不起來了。」

    她淡淡接著道:「我既然挨了打,為何還要讓別人開心呢?」

 

  但是後來的她,跟古龍筆下其她女孩沒有兩樣。雖說在愛情面前任何人都會變得普通,但後期的她未免也太普通了點。所幸之後出了個孫小紅,古龍才算將小女孩型的女主角寫好。

  此外,讓人印象較為深刻的女配角就是銀花娘。古龍筆下如銀花娘般具致命吸引力的女子不在少數,本書寫她利用女人武器使四惡獸自相殘殺的心機,仍是精采萬分。可惜她也在天蠶教祭壇(第二十三章)被桑二郎抓咬得鮮血淋漓暈厥過去後,也被作者丟到一旁去了。

 

  雖然本部角色塑造失敗,信筆寫及女子心態,仍讓人會心一笑。試舉幾段如下:

 

    但世上又有那個女孩子,在男人身旁不顯得分外嬌弱呢﹖

    她們在男人身旁,也許連一尺寬的溝都要別人扶著才敢過去,但沒有男人時,卻連八尺寬的溝也可一躍而過,她們在男人身旁,瞧見老鼠也會嚇得花容失色,像是立刻就要暈過去,但男人不在時,就算八十隻老鼠,她們也照樣能打得死。

    女孩子在沒有人可以依靠時,就會突然變得堅強起來,能幹起來,何況,金燕子本來就不是軟弱無能的。

 

   銀花娘笑道:「一個女人,若是恨極了一個男人,甚至恨不得要殺死他的時候,就絕不會大聲和他爭吵的,若是和他大聲爭吵,就絕不會是想殺他的……大姐你也是女人,你說我這番話說得有沒有道理﹖」

 

    朱淚兒道:「她若很悲傷,我倒反而放心了,可是她卻忽然變得太冷靜了,一個女人的悲哀絕不會這麼快就過去的。」

 

  順帶舉一句寫男子的話:「其實男人瞧見水性楊花的女子時,自己總覺得自己若不去沾沾邊,那簡直是太吃虧了。」不知諸君有否察覺古龍寫女子和男子的不同之處?除了為女子所花筆墨較多外,寫男子常是自嘲,寫女子則常語帶佩服和深刻的理解。

 

  回頭來說,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故事剛開始,有一節「俞佩玉參加自身喪事」?古龍後來似乎常提這個創意出來作文章,發展成另一種古龍式幽默。

  

  十九轉二十章的地方,網路版比我手上的漢麟版多一句話:

    胡佬佬陪笑道:「若非我妹子出手奪刀,你母親那時候就要命喪當場,那裡還能報仇呢?姑娘你還是往下說吧!」

  不過由一章轉至另一章仍然很不自然,彷彿少了一段。

  第三十九章開始,明顯由他人代筆,茲舉幾點如下:朱淚兒原本連名帶姓叫俞佩玉,三十九章後改叫「俞公子」;古龍慣用某某「道」,三十九章後變成某某「說」;故事進行的時間差,一邊人馬山洞還沒走完、幾個時辰不到,另一邊就幹了幾件沒十天半個月無法完成的大事,古龍雖然隨便,這種誇張的錯誤還沒犯過。其他眾所皆知的例子就不再列舉。

  

  最後以書中富有人生哲理的一段作結:

 

    這時太陽已升起,秋日的花木雖已開始凋謝,但路旁的稻田裡仍是一片金黃,天地間仍然充滿了生趣。

    世上又有什麼花的香氣,能比得上成熟的稻香﹖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