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全三冊,真善美六九年三本版。

  毫不囉嗦,開頭便破題『情人箭』,接著持續明快的節奏,架構完整、細節留意,可以說沒什麼缺點,但也無甚詩人情懷、反思利筆,可以說我所喜歡的古龍優點幾乎沒有。總之,仍是向傳武靠攏、只不過口味更重的作品。

  我邊讀邊叫「這一部怎麼這麼慘啊」,喪父、喪母(母臨死之際說她自己正是他殺父仇人,讓他以為仇人已死,不會再報仇)、不白之冤、不斷被騙、祖殺孫之慘劇、酒醉失身,連蕾絲邊(後來是人妖)都出來了,真的是……

其他略提幾點大概:故事發展到(主角走到)「金山寺」,失物、死人,開始有解謎推理的味道;「闖帝王谷」一節,位於書中前段,而且明眼人早就知道其中機妙,所以吊不起讀者懸念,不過劇情自此急轉直下,還算吸引人;最後男女主角死戰,實在狗血到不行,偏偏還是讓人很想看下去……。

 

  以下有雷。

 

  劇情狗血之外,角色設計也不遑多讓的誇張,「七大名人」就已經雷聲大、雨點小了,再看下面這段:「心有九竅,靈中之靈,掌生七指,巧中之巧,耳懸五珠,異中之異,目具三瞳,怪中之怪……」這是什麼鬼啊!結果出場沒兩下子就掛掉了,還跟杜甫一樣是久餓暴食飽死的,讓人哭笑不得。

  蘇淺雪和《彩環曲》的石觀音可一較高下;蕭飛雨和《浣花洗劍錄》的小公主是同類,但小公主塑造太失敗,顯得蕭飛雨較成功,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話說古龍這時期三部都寫到好勝心強的女人,《大旗英雄傳》中的夜帝夫人也是太好強,下場淒涼。

  另外首次出現六扇門中的人物:「冀北金鷹,捕中之星」神捕金鷹,而且是好人。熊姓子弟免不了仍來串場:「賽陳平」熊正雄,最公正無私的人(笑)。

  取名頗有些味兒:『情人箭』唯一救星無行名醫秦瘦翁,諧音正是「禽獸翁」;主角展夢白,名字雷同《劍客行》主角展白;楊璇「名字」、「拜師於正派高人」、「居心不良的主角義兄弟」等處皆相似金庸筆下的楊康(《射鵰英雄傳》作於一九五七);女角名字一個比一個詩情畫意:蘇淺雪、蕭曼風蕭飛雨姐妹、柳淡煙柳輕絮兄妹。

  總地來說,跟之前作品「人外有人、強中自有強中手」不同,此部著重在鮮少碰頭的「不出世高手」,他們難得較量,非要比出個武功第一的話,就會像「四弦弓」兄妹一樣走火入魔。可惜由於古龍初始設定的「世外高人」太多,不管主角走到哪裡都會碰到,又未做足夠舖陳,以至於除了要角外,例如藍天槌、蕭王孫,其他高人在讀者心中很難留下痕跡。

 

  武當、少林在本部仍是德高望重,不過古龍寫其他門派尚且不及,因此兩派除了出場跌一大跤,也只是龍套客串。

  獨創的「帝王谷」、帝王谷主蕭王孫,不免讓人聯想《大旗英雄傳》之夜帝系統;「布旗門」更和「大旗門」僅一字之差,雖然設定相差甚鉅。

  特別要提「蜀中唐門」。早在《月異星邪》就有唐門中人出場(更早的話,《蒼穹神劍》有提到「四川唐門的七毒書生唐羽」),在這一部之中,唐門不再是不見頭尾的旁門左派,作者總算讓它躍出來正身明義。筆記一下「蜀中唐門」人物設定:

五十年前,重振唐門、獨鬥「江南四劍」的「金臂佛唐松唐無影」,其子「搜魂手唐迪」為《情人箭》「蜀中唐門」當家掌門,育二子一女:黑豹子、黑燕子、火鳳凰。又,邊疆高人所植之「催夢草」為此部重要製毒原料。

此外,作者借唐無影之口,說出暗器的道理:

老人柔聲道:「女娃娃,你要知道,亂人心神,與發暗器,本是兩件分不開的事,會發暗器的人,便要會亂人心神,別人心神亂了,才好下手,否則暗器就只能傷得了武功泛泛之輩,便絕難傷得了金非這樣的高手,那麼,我老人家又怎能名列武林一流高手之林,名垂江湖數十年,是以金非要防我暗器時,便該先防我亂他心神,這就是發暗器的秘訣,也是避暗器的秘訣,今日我老人家說出來,你們這些娃娃都該記著。」

  太湖以「大鯊魚」為首的一群人,稱不上幫派,頂多像現今互助工會,但是寫來較書中任一門派都熱血義氣。

  其實古龍很愛寫江河上的船爭派鬥(還不算荒島孤船不分派別的心機算計喔),不說別的,單就《浣花洗劍錄》、《大旗英雄傳》、和《情人箭》三部:浣花寫到船毀人逃,不如金庸精彩;大旗改以兩派一對一單挑,最後只有一種方法化解,卻不能再用;這一部只好來個詭計,故意避開傳統寫法,雖然有些勉強,但著力於湖上男兒之義氣描寫,未嘗沒有看頭。列舉兩段如下:

蕭飛雨見他兩人三言兩語,便決定了有關生死的大事,沒有一句廢話,沒有一句客氣,常人便是賣個雞蛋,似乎也無這般容易,而她自己睡下之後,卻翻來覆去,難以成寢,她這才瞭解,什麼是武林男兒和豪氣。

「大鯊魚」厲聲接道:「只因咱們弟兄多半不會武功,咱們只有拚命!拚去你們一人夠本,拚去兩個賺錢,太湖男兒既不會打家劫舍,也不會比武爭鋒,但拚命卻是在行的很,不信你倒儘管試試!」

蕭飛雨一句內心話正好為此段做個註解:

「我只當江湖間的好人極少,那知草莽間儘多豪傑。」

這一段還有個很有趣的地方,船孃的方言:

船孃急地奔了過來,張手攔著說道:「客人,儂那楞多心,格弗是人呀,是一隻癩皮貓。」

  不知古龍去哪裡學來,還是他自己胡謅的。(笑)

 

  回頭說主角展夢白。這個人很奇怪,要有雲錚的熱血衝動、又要有鐵中棠的機智圓滑,反而無法生動刻劃,在讀者心中留不下半點印象。

  試舉兩段如下:

展夢白垂首道:「前輩雖然武功絕世,但亦不免身中「情人箭」,晚輩縱能學得前輩所有武功,唉……,也是一樣無力避開「情人箭」,如此怎能報得先父不共之血海深仇,晚輩直言,望前輩見諒!」

  展夢白道:「你武功高我十倍,必定是武林前輩,我若知道你是誰了,再和你結交為友,豈非變成了趨炎附勢之徒?此刻我不知你倒底是誰,你也不知我的來歷,合則為友,不台則去,豈非自由自在?」

  另外,作者亦借展夢白之口,道出某些觀念道理:

    展夢白道:「錯了便是錯了,為何不認,若是不敢認錯,豈非是個懦夫,既已認錯,便該認罰,便是刀斧加身,也該挺胸承當,豈可一走了之?」

    展夢白道:「死都不怕,還怕髒麼?」

    曉色已開,展夢白望著天上的浮雲,悠悠長嘆一聲,道:「古往今來,有那個英雄不是寂寞的!」

  最後「寂寞」一項,在本部時常提出,讓人印象深刻。

  另外還有幾句箴言:「有些人若是清醒了,反比終生痴迷更為痛苦。」、「大凡性情剛烈之人,心腸必定極軟。」等等。

  有一段借宮伶伶之感受,寫展夢白的用心,且為了寫出離別的哀痛,下筆特重:

宮伶伶望著他兩人在珠簾外消失,清秀的面頰上,立刻流下了兩行晶瑩的淚珠,蜿延著流到唇邊。

    她只望「叔叔」會多問她幾句話,那知「叔叔」卻如此匆匆地走了,看來如此冷淡而陌生。

    幸好在她伶仃的身軀中,卻有一顆堅強的心,她雖然如此渴望溫情,但她寧願孤獨,也不願乞求憐憫!

    宮伶伶永遠不會想到,展夢白此去已抱有拚死的決心,他已毫不吝嗇地準備為仇恨付出自己的性命!

    他如此匆匆地離她而去,只是因為他對這場戰爭已無勝利的信心,他不願再見伶伶孤獨漂泊下去!

    是以他故作冷淡,匆匆而去,那麼他自己縱然失敗身死,宮伶伶也仍可繼續在「帝王谷」好好地生存下去!

  可惜這樣的分段、連用驚嘆號,反而急促著相。要嘛略提就好,要嘛多花些時間舖陳,硬拆成這麼多段,實在太刻意了。

附帶一提,要說悲壯場面,目前為止還是《護花鈴》某段為最。

 

  這部武戲仍然不少,什麼「衝浪拳」、「以書法喻劍法」,暗器已於前文提過,便不再提。

有趣的是,在本部之中世外高人級的前輩,打架也是會玩小手段騙人的,就是藍大先生和帝王谷主對打一節。此段乍看之下,未免雷同他人,不過古龍總算寫出他自己的方式。後來亦借展夢白之口,說出兩人特點:

    展夢白突地恍然忖道:「是了,這怪物武功雖高,但招式間卻少了「帝王谷主」的智慧,也沒有藍大先生那股剛烈的正氣,是以他武功再強,也未見能是他兩人的敵手,正如暴發戶的財富再多,但卻永遠比不上世家子弟那種富貴清華之氣,暴發戶的氣焰再高,見了世家子弟也只得退避三分。」

此外,古龍花了不少篇幅講交手打架之「四等人」:(略修分段)

要知與人交手打架之人,大致可分四等。

第四等人與人打架,眼睛什麼也不看,簡直可說什麼都看不到人,只是盲目亂衝亂幹!這種人既無交手經驗,更談不到技擊,有如蠻牛。

第三等人與人打架,眼睛只看著對方面門,或者是自己出手要打之處,別人一拳打到自己身上還不知道。這種人只知有攻,不知有守,若不能以力欺人,必敗無疑。

    第二等人與人交手,目光便會凝注著對方雙拳,但他們只記得對方有拳擊人,卻忘了別人還有雙腿。這種人大多是市井匹夫,或是三流武師!

    第一等人與人交手,目光必定凝注在對方雙肩之上,只因對方無論發拳踢足,肩頭必定先動。這種人已知以靜制動,觀微察著,可算武林高手!

    但真正內家一流高手相爭,目光卻必定凝注著對方的眼睛,不但要自對方眼神中察出對方武功高低,定力強弱,而且還要以神、氣懾人!

  

  書中許多小點子,例如「測謊證真術」,通篇不時提起、使用;小地方,例如「萬蟻蝕食」的詛咒,難得古龍沒有忘記,讓它實現。反倒是最後的「怒劍」,沒有確實發揮。相比《湘妃劍》:「情人箭」較「金劍殘骨令」新穎細緻||勝;「怒劍」較「湘妃劍」無論立意或舖陳都弱太多了||敗;而最後那場大混戰,《情人箭》格局雖大,卻只是將《湘妃劍》增添關卡,氣勢、激情反倒不如後者。

 

接著免不了拿同期的《大旗英雄傳》相較《情人箭》:

一、兩者都頗適合改編成電視劇:前者複雜緊湊、後者狗血起伏大。

二、頗多美婦:陰姓三姝、日后等等,後者有三位紅衣夫人等等。

三、性情火爆不辨是非、被利用來欺負好人的中年大叔:霹靂火、杜漁翁。

四、女角被壞人誘騙失身:水柔頌、火鳳凰。(同期《飄香劍雨》也有)

五、反對以死逃避:死了之後,難道就能一了百了麼!《情人箭》

六、俚歌吟唱:水靈光初登場、朝陽夫人伸手理了理鬢角,曼聲唱道:

    「碧紗窗外靜無人,低下頭來忙要親,罵了聲負心背轉身,好呀!是一半兒推辭,一半兒肯……」

  七、親情:大旗子孝(盛存孝母子)、情人箭父癡(方辛方逸父子)

  親情一直是古龍弱項,他能寫不計得失仿手足情的友情,卻很少寫好真正的血親之情,「孝順」更是。古龍向來不做違心之論,他自己直到父親病危登報,才去探望、原諒父親(依據薛興國《古龍十章》「心結」一篇,又,正是古龍去世當年),怎會借書中人物之口說出「我輩武林中人,行事雖可偶而脫略行跡,但『孝』之一字,卻是要萬萬終生奉行的。」這種話?又不似反話,所以讀到這個部分感覺有些奇怪。

  八、收尾方式:前者故意留下諸多不難猜想的疑點,後者利用「後記」(古龍作品至此第一次出現「後記」)交待人物之後去向,兩者各自相反、各有優缺。

  

參照葉洪生版(初刊連載)年表,一九六三年有三部作品:《大旗英雄傳》、《情人箭》、《飄香劍雨》,一九六四年才是《浣花洗劍錄》。

暫且不論孰先孰後,也不管草草收文的《飄香劍雨》,古龍在這時期以前的作品可以跳讀無礙,到了《大旗英雄傳》、《情人箭》,很明顯架構較完整,情節細緻、環環相叩,便無法速讀||連感想也要寫很久(苦笑)。

  這四部之中,《大旗英雄傳》我私人評價最高,《飄香劍雨》自然是最差的,《浣花洗劍錄》太乾淨,《情人箭》忒狗血。

  難道《情人箭》都沒什麼好的嗎?有一段讓人印象很深刻||搶婚記。其實這部寫到唐門的部分都還不錯,不過再分析下去就太細了||明明是自己力不從心(笑)。

 

   兩邊屋宇,漸漸疏落,石路彷彿已到盡頭。

 

  以下是本人碎唸:

耶,終於寫完了!明明不是很喜歡這一部,為什麼有這麼多好寫呢?眼看越寫越多,文體越來越隨便……,現在總算還是寫完了。(吁)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