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剛好有兩個版本:萬象出版的古龍藏珍集(共六冊),風雲出版的古龍全集(共五冊),後者章節併改頗嚴重。我雖交叉閱讀,本文提到之頁數仍以前者為準。

 

其實早在三年前就讀過它,約略記得劇情走向和結局,便較著眼於其寫作方式。

這部較之前的《遊俠錄》有長足的進步,筆調沈穩,寫情寫景皆得心應手、無做作之嫌。

首推「南宮平攜梅吟雪赴生死會」那一段(第二部201頁起):

雨絲已歇。

西安城的夜市,卻出奇地繁盛,但平日行走在夜市間的悠閒人群,今日卻已換了三五成群、腰懸長劍、面色凝重的武林豪士。

劍鞘拍打著長靴,沉悶地發出一聲震人心弦的聲響。

燈光映影著劍柄的青銅吞口,閃耀了兩旁人們的眼睛。

多彩的劍穗隨風飄舞著,偶然有一兩聲狂笑,衝破四下的輕語。

生疏的步履,踏在生疏的街道上。

冰冷的手掌,緊握著冰涼的劍柄……

突地,四下起了一陣騷動,因為在他們的眼簾中,突地出現了一個神態軒昂的錦袍少年,以及一個姿容絕世的淡妝女子。

(僅節錄部分)

短短兩千多字,以古龍所擅長的詩意句法,極寫靜態與動態,連旁觀者之心理狀態也描寫的維妙維肖,或說,借由旁觀者的心理活動襯托出主角們的氣勢從容,讓人讀著讀著,隨著文句的抑揚頓挫,便情緒高昂起來!

接著,寫女子在同一時間,面對感情的心理變化和外在反應。

第三部17頁,女主角前一刻還在為男主角挺身相護而溫柔婉約,一個轉念突然又冷言冷語地說對方一定很後悔:「你縱然真的死了,也怨不得我,而只是你心裡那些可憐地,逞英雄的念頭害了你……」

古龍是這麼寫的:

她語聲不但冷削,而且尖銳,似乎想盡量去刺傷南宮平,就正如她自己刺傷自己一樣……

可是,當對方長嘆一聲,緩緩道:「那麼你呢?你方才為什麼不走,你本有比我還多十倍的機會逃走的,你為什麼一直陪著我呢?」

梅吟雪嬌軀一顫,像是有人在她感情的軀體上,重重抽了一鞭似的。

她張口想說什麼,但一陣空前而奇異的情感,卻使得她什麼也說不出來。

當她發現自己哭了的時候--

她更不敢回頭,「你不要管我。」她大聲說道:「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敢勞動你的大駕保護我......」她語聲終於顫抖起來,「你師傅雖有命令,但......你已盡了責任,而且盡了太多了............已經夠了......

以上只節錄一部分。

這段的心理轉折,配合刪節號的使用,著實讓人動容。

再來是「友情」。(第二部27頁)

「我眼見兩位安全出城,忍不住隨後跟了出來,(中略)其實也不過要與兄台一敘 而已,別的沒有什麼。」

梅吟雪輕輕一嘆:「你哪裡是為了要與他談話,你只是怕他受了傷,我無法照應……」

一個問答,就將發言人之心意寫了出來,較之前「光憑感覺就視為生死交」的友情要真實多了。

 

這部的缺點,很明顯在於前面花太多時間鋪陳敘述,後來又沒有好好發揮(例如帥天帆、戰東來等角色,以及群魔島),要說虎頭蛇尾嘛,老實說前面登山那一段可以刪掉,因此也不能說「虎頭」。

最讓一般讀者詬病的就是結局。我回頭一看,前面幾部作品中,有情人也未必成眷屬,成了眷屬或多或少仍伴隨著陰影。這顯然跟古龍當時的寫作背景有關,據手邊資料顯示,當時古龍正帶著舞女(註)鄭莉莉隱居在瑞芳,兩人沒有結婚,也不被人看好,事實上兩人三年便分手,處在這種情況下、作品又傾向寫實自身體驗的古龍,確實很難發自內心寫下皆大歡喜的結局。

另外,諸神島上有孤星傳主角裴玨之靈位。其實有點怪,諸神島那一段寫偏了,不太合理,更不太像裴玨去過甚至終老的地方。

話說回來,雖然「諸神島」似乎比較切題、三年前的自己也認為「諸神島」比較好,但是現在整個看下來,「護花鈴」才像古龍取的名字,猶如「湘妃劍」一樣,別有一種正面的、溫柔內斂的深意。

 

(註)本來不用刻意說明「舞女」,但或許可以由此得知古龍筆下又美又情感豐富的女主角原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