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美出版,古龍精品系列 近四十萬字)

怪了,一定得以打鬥或死人開場嗎?主角一定要死老爸死老媽的嗎?連續看下來,實在有點膩啊!

幸好主角裴玨(音玦,每每讀成旺)開始流浪後,隨作者信筆、人性的溫暖也緩緩流洩。例,第四十四頁:

這條巷子大都是藏污納垢之處,此時兩邊小樓的門口,零零散散地坐一些打扮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像姑」,看見有人從樓上跳下來跑走,心裡都有數,既不驚慌,也不去阻攔他。

這就是潛在於人性裡的同情之心,這些人雖然在幹著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但心裡又何嘗願意,只不過是被環境所逼而已。

裴玨兩眼發黑,奪路前奔,他們竟暗暗讓出一條路來。

句法鬆散,話也寫的太白了些,讀來卻委實愉快。

還有一段也非常白話,是挨過餓的人能會心的:(第三十九頁)

隨著腹中飢餓的程度,他內心的惶恐也在增加:「今天中午不吃,晚上也要吃呀,就是今天晚上也可以不吃,但明天呢?」

流浪的過程中,主角越是遭遇不平,越顯露出倔強不服輸的個性,這一點幾乎是古龍主角一貫特色了,想必跟古龍本身的性格有關;另外就是古龍特別喜歡寫既孤且傲的能人異士,他們或許為人所懼恨誤解,主角仍然會和他們成為好朋友,只因他們都是至情至性的人。(例如這一部的「冷月仙子」、「冷谷雙木」,名為冷,內心實火熱。)

關於「至情至情」,在『月異星邪』當中就曾有這麼一段:

須知凡是至情至性之人,便受不得人家半分好處,若是受了人家的好處,他便要千方百計地去報答人家的好處,若教他得了人家的好處而不去報答人家,那卻比教他做任何事都要令他難受些。

古龍作品中不斷地闡述這些東西,這部『孤星傳』裡也有一段(第八十五頁):

他在路上躑躅著,一個賣燒餅的胖子看著他,覺得有些可憐,拿了兩塊餅給他,臉上還帶著笑容,裴玨感激得喉頭都梗塞住了,接著那他有生以來所接受到的最珍貴的贈與,將那胖子的面容,即時記在心裡:「你有三顆金牙,耳朶上有一粒痣。」他暗忖:「我不會忘記你,總有一天我會報答你的。」

那胖子在作著別的生意,拿著破舊的紙包燒餅給人,裴玨嘴裡嚼著燒餅,心裡卻一動,將包袱裡的那兩本薄書拿出來,交給那胖子,意思是說:「我吃了你的燒餅,現在還你兩本書,讓你包燒餅。」他竟不願白得別人一絲好處。

那胖子將那兩本書翻了翻,又還給裴玨,搖了搖手,意思是說:「我不要看。」卻又拿了個燒餅給裴玨。裴玨拿了那兩本書,轉頭就跑,他知道那胖子一定為他還要吃燒餅,他感覺到被屈辱了的悲哀,跑著跑著,眼睛又潮濕了。

前半段寫「受不得人家半分好處」,後半段筆鋒一轉,主角的心意被扭曲誤解,明知對方並無惡意,也是一般人的正常反應,還是免不了傷心得很,讀來讓人難過。

後續又接了好幾句解釋,連同「意思是說」的部分若能直接略去,會較含蓄沈穩。

 

不過我不滿的是結局。

這部讓人體認結局的重要:

『湘妃劍』前三分之二雖然無趣,後面峰迴路轉,仍不失為一部可看之作;而這一部『孤星傳』,枉費前面大筆鋪陳,中間壞人(?)勾心鬥角的部分虛掉也就算了,最後收尾的方式實在讓人無言。

先不說後來還是忘了那個燒餅胖子,就講它的題旨好了:

「孤星不孤」可以,什麼叫「蒼天有眼」?古龍自己回頭看想必也不覺失笑,這種話不是歷經滄桑、相信凡事要靠自己的人會說的。「金童玉女」假上蒼之名觀察懲戒世人,大發神威出手後就說是「蒼天有眼」?我看明明就是裝神弄鬼。

再來,心機狡詐的壞人在「最後的最後」來個一轉,彷彿情有可原,在讀者看來只不過是作者招式用老,又膩又臭;主角的好朋友不是不能別有用心,但前頭既然曾以其為第一視角,做過想過的只能為真,所以結局根本不能這樣玩,不然只會讓人覺得作者違反寫作守則,不會有人心如此之嘆。

或許是作者到後頭沒時間好好寫了吧?比起來還是前面的作品可愛啊!

補記一段溫暖對話,第五九一頁:

賈斌哈哈笑道:

「你若真的要去死,那麼你算得是個呆子,你可知道,我雖與你打賭,其實心裡也毫無把握,早已準備好了,輸了之後,便一走了之,反正你也追不上我……」

「雞冠」包曉天呆呆地望著他,突地大聲道:

「好好,你既然老實不客氣地說出來,我也只好老實不客氣地不死了,莫要死了之後,還被你罵做呆子。」

他口中雖然強硬,目光中卻湡是感激之意;這個他所痛恨的人,此刻的這番言語,不但保住了他的性命,也保全了他的顏面||尤其是後者,更令這粗豪的莽漢永遠感激在心裡。

 

人物部分,古龍開始在文中提到前幾部作品的角色,例如在七十五頁:

(前略)千手書生的獨門功夫「萬流歸宗」,也就是數十年前名震天下的奇人||仇先生,獨步天下的絕技。(仇先生的事蹟請見拙作《湘妃劍》)

第九十九頁提到「百十年前武林第一異人『海天孤燕』」,在《湘妃劍》的記述中是「數十年前武林中出了個大大的奇人,叫『海天孤燕』……」,推敲起來,海天孤燕後數十年是仇先生,再後數十年是這部《孤星傳》?

有趣的是,《湘妃劍》中被取代的女主角名(毛文琪),在這一部換了個姓,重新坐上女主角寶座(檀文琪),不知作者是何心思?

另外,主角剛開始流浪時遇到一對父女:賣把式的老頭(其實是隱姓埋名的花刀孫斌)和一個十七、八歲,有著一雙「明媚而帶著笑意的大眼睛」的女兒(孫錦平),讓我直接聯想到《多情劍客無情劍》中的那一對孫姓祖孫女,或許正是他們的原型?

還有作者似乎偏好「七」這個數字,不提招式只論名號:《蒼穹神劍》紫荊七煞、《月異星邪》唐門七靈廠、《湘妃劍》七劍三鞭、《劍毒梅香》的七妙神君,到這一部《孤星傳》的七巧童子、七巧追魂……。

 

記得在某篇文章看過一個說法,大意是古龍早期作品中唯《孤星傳》不可不看,我一系列讀了下來,認為這部也不過如此而已。並不會特別推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