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是迥異於紙本的載體,即便照本宣科,呈現出來的也必然不同,何況要完全符合原著本就不可能,所以才必須有所更動。

  上一篇提到杜淳版《大旗英雄傳》電視劇的改編,是採用「去枝落葉法」:把枝微末節的地方剪掉,只留下粗枝大幹,再飾以藤索(雲錚線)、殘花(結局)去補強其豐富性,但最後呈現出來的結果,並不如預期。

  本劇則採「拼圖還原法」,放大原著的幾個設定,以編劇對原著的理解重新剪輯爬梳,情節只加不刪、步調只快不慢,整體看下來大抵符合原著,也豐富了劇情,但這也是為古龍讀者所詬病的地方:失去了懸念和韻味。

  這兩種改編的方式都沒有錯,《大旗英雄傳》原著本身就夠龐雜完整,像傳統的復仇歷險記,拍法自然要大氣,才能將豐富的場景和人物展現出來;而《流星蝴蝶劍》則是另一種氛圍,它幽暗、深邃,同時也燦爛、美麗,還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哀傷,這些要如何在電視劇上表現出來呢?

  確實困難。電影還能留白、廣泛利用配樂勾起人的情感,細部特寫的效果也強,然而電視劇不行,因為電視劇的劇情時間和播放時間都長,相對觀眾的專注力和感受力也會降低;要吸引觀眾注意都來不及了,哪裡還能塞太多反思性的東西給觀眾呢!所以本劇捨棄曖晦難明的部分,全部說清楚,甚至編劇還自行補完,呈現給觀眾一個精采緊湊、美麗哀傷的故事--前者要歸功原著,後者就要讚賞選角了。

  黃維德的律香川、王豔的高老大,皆為一時之選不必多言,就連桑偉淋的韓棠和改編後張璇的林秀,也都讓人驚豔。此外,陳意涵的小蝶雖然被編劇改得挺「單純」--竟然有人覺得比原著立體?至少情感都有表現出來,外型也相當搶眼。

  就像杜淳版大旗補完雲錚線一樣,本劇的改編也加強了律香川和高老大,可惜卻忽略靈魂人物孟星魂;原本老伯已經夠難演了,劉德凱勉強撐得住,但陳楚河的孟星魂實在使整齣戲從他這裡傾倒--這種角色果然還是要有點歷練的人才能演啊!

  編劇指出,原著小蝶不跟老伯說律香川的事,太不自然,所以改編成:小蝶有說,卻沒人要信,因為律香川早已不能人道,但小蝶不知,誤以為孩子是律的(事實上卻是葉翔的,如此又和原著「葉翔戀小蝶」的設定銜接上,但我個人認為很瞎)。如此既加深小蝶的委屈,也解釋律香川反老伯的原因,讓這兩人更人性化--以上是對一般觀眾而言。這些人絕對是多數,而本劇確實吸引也打動了他們,所以本劇的改編其實算很成功。

  「一般觀眾」何指?就是不讀或不懂古龍的人;他們為什麼不讀或不懂呢?有的人原本就沒有閱讀的習慣,有的人沒有機會接觸,有的人不喜歡古龍故弄玄虛,更有的人只是不曾遇到或經歷過古龍筆下的人事物,所以他們不相信。

  他們不相信有像律香川這樣,毫無理由恩將仇報、連跟妻子睡覺時都還能作假的人,我也不想相信,然而正是因為難以相信才可怕。他們不相信古龍說的:女人總是容易上第一個男人的當,尤其這個男人原本和自己像兄妹一樣親,更尤其是這個男人的手段和城府深不可測;等發現上當之後,對方往往已抓住她的弱點,讓她無法離開,比如孩子。世界上頻頻被家暴卻又離不開也說不出口的女子何其多?無法理解不表示她們不存在。在我看來,改編後的小蝶雖然比較容易理解,卻失去了深度和真實,失去了歷經人世的滄桑。

  回頭來說律香川。記得我第一次讀原著的時候,最無法接受的也是律香川前後轉變太大,不是因為律香川的設定,而是因為古龍。看看下面這段,律香川參觀萬鵬王的馬廄時:

  律香川心裡忽然有了一線希望。

  他已想出了一個也許可令萬鵬王低頭的法子來。

  事實上,律香川心裡想的,應該是可令萬鵬王「恨死老伯」的法子吧!古龍若不是此時還沒打算把律香川寫成壞人,就是擺明在欺騙讀者,其實這也沒什麼,「敘述性詭計」現在很流行(古龍真是鬼才!),只是技巧不夠好;倘若古龍只寫第一句,讓讀者自己去想成第二句,古龍就不會被罵了。古龍從何時開始埋下律香川是反派的梗?我找到的是第七章末段,林秀事件後:

  男人。老伯對一個人最大的稱讚就是這兩個字。

  律香川知道,所以他走出門的時候,嘴角也不禁露出微笑。

  他走出去的時候,馮浩在等著。

  他們約好了今天晚上喝酒。

  用油淋鴿子下酒。

  看到最後一句,我整個寒毛都立起來了,不知前面還有嗎?

  在本劇中,則是不時穿插兩個蒙面人的對話,暗示背後有陰謀;雖然沒拍出臉,也很容易猜到是哪兩位,這兩位正是全劇的靈魂,不過就像前面講的,編劇把他們的悲劇性刻劃得太過頭(或許也是其他角色太弱之故),反客為主,讓人為他們憤恨不平,難以認同主角。

  為了寫這篇,我再讀一次《流星蝴蝶劍》,越讀越讚歎它的精采,古龍真是我的偶像啊!可是找出自己的全讀心得來看,怎麼評價似乎還好?果然有些作品,不同時候、不同次數讀,就有不同的味道。(笑)

  有空來看電影版,還有教父。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