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被六大女星的卡司吸引,再為預告片感動,決定跑去電影院看。

  果然不失所望,是一部纖細溫柔的片子。

  三種色澤的畫面(黑白、泛白、鮮明),三種風格的音樂(傳統悠遠、美式熱鬧、爵士孤寂),代表並顯現出三個世代的不同。

  六個女性、三個世代,切成數個片段,故事性雖然薄弱,畫面感卻非常強烈(其中她們家「門」的鏡頭串連整部戲,而且都是由內往外);透過交叉剪輯串連起來,加上配樂,以及女星們精湛的詮釋,孕涵在其中的力量,著實深刻動人。

 

  凜(蒼井優)逃婚,看起來是對父權的反抗,實際上更多的是對未來的不安;因為不是自己選的,所以更害怕。她逃到神社,看著來參拜的一家三口,問身後追來的母親:

  「我也能做到嗎?

  「那當然,你是我的女兒!」

  在母親的勸慰下,她也相信了父親,決定把自己的未來交給父親,和父親所選的男人。

  當父母把她交給對方--跟自己一樣年輕生澀的男人時,對方看著她說:

  「我會好好珍惜你的。」

  她笑了。所有的不安,在兩人靦腆互換的笑容中,煙消雲散。

   兩人一起迎向未來。

 

 

  薰(竹內結子)陷入亡夫的傷痛。

  雖然人前總是掛著笑容,卻彷彿沒有靈魂的洋娃娃。(竹內結子演的實在太好了!)

  唯有她自己一人踏上「兩人」的新婚旅行時,人後的她,才顯現出寂寞與悲痛。

  最後她自己走出來,換了髮型、嘗試新事物,展開真正燦爛的笑容。

 

  翠(田中麗奈)不想在工作上輸給男人,男裝、好強,想跟男人一樣,卻在洋裝店門口流連;喜歡的人向自己求婚,要自己離職,她就憤而跑走,向手上負責的作家抱怨求婚者不夠男人。作家說:「你還真是矛盾啊!」

  翠沒有聽懂,直到和姐姐一番長談,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被嫌麻煩、總是心情煩躁。原因就在於,沒有真誠的面對自己。

  於是她換回女裝、接受喜歡的人的求婚,整個人更有自信,不再為小事生氣,也博得同事的認同,快樂地生活。

  

  慧(仲間由紀惠)身體不好,無法承受第二胎的生育,卻堅持著生下小佳。

  「記得去年帶小奏去看海嗎?小奏第一次看到海,多麼感動,還有蔚藍的天空、閃耀的陽光,一切是這麼美麗。而小佳什麼都還沒看到,如此期待著來到世上,你忍心阻止她嗎?如果我選擇不生下她,那麼我的後半輩子,就再也不會笑了。」她對勸阻自己生產的丈夫說。

  她帶著笑容進入產房,在微笑中結束一生,產下新的生命。

 

  奏(鈴木京香)因為年紀的關係,被男友拋棄,卻在此時懷了身孕;離開家鄉追求彈琴的夢想,卻只能幫年輕美麗的後輩翻翻樂譜。

  「為什麼你總是那麼開心呢?」她問邊寫家計簿、邊哼歌的妹妹。

  「吃了好吃的晚餐很開心,洗了熱水澡很開心,你也一樣啊,不是要當媽媽了嗎?」

  「我……我沒辦法像你那樣,我怕我做不到。」

  妺妹笑了:「是你自己決定要生下來的呀!」

  「對不起,可能是產前憂鬱吧,這些話我又不能對爸說,只能跟你講了。」說著轉過身去,埋在棉被裡嗚嗚哭泣。

  妹妹有點不知所措(廣末涼子演得好!),最後輕輕、輕輕地隔著棉被拍撫姐姐,猶如拍撫睡著的兒子一般……。

 

  佳(廣末涼子)和父親到婦產科,聽姐姐的醫師說明產前狀況。父親聽到醫師說有危險時,毫不猶豫地喊:「請保住母親!請以母親為優先!」

  小佳就在一旁,尷尬而無助。事後父親向小佳道歉。小佳說:

  「沒關係,我小時候就想過了:如果我沒有來到這世上,媽媽就不會死了。但是我後來又想,我要為媽媽好好活著,媽媽把她的生命給了我,我一定要活得很快樂、很開心。」

  片末小佳回家收拾東西,發現媽媽夾在母子手冊、給兩個女兒的信箋,信中滿溢母親對這個家庭的愛。小佳讀完後,奔跑著回到醫院給姐姐看,姐妹倆邊哭邊笑,「所以我也正在創造自己的家庭。」姐姐說。

  這張信箋是母親給她們最後的禮物。

 

  有人說這部片子太天真,我寧可認為是展現生命美好的一面;不是所有父母都為子女著想,不是所有姐妹都能合睦相處,更不是所有戀情都能專一執著,如此,更讓人嚮往,更讓人為真摰的情誼感動,為他們的堅強與美麗喝采。

  沒有見到六大女星同台飆演技是有點可惜,君不見某洗髮精廣告,閃耀得讓人目不瑕給。

  總之這是一部值得細細品味的好片,建議女生單獨,或找姐妹們去看,體會其中的感動。

  

  轉眼之間,花開了。

 

 

Ps1. 有人說這是部「催生片」,還真有那麼一回事呵!

Ps2.喜歡這部片的人,可以找日本女作家江國香織的作品來讀,尤其《薔薇樹、枇杷樹、檸檬樹》這本。

Ps3.本文中的對白只是「大意」,因為在電影院看的,無法記很清楚。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戲雪

B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